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konka手机灵异故事:复活的父亲,要了儿子的命-灵异说书

2019-04-16 全部文章 49 ℃
灵异故事:复活的父亲,要了儿子的命-灵异说书
从前,山脚下有一个张家庄,庄内有一个院落,主人叫张财,和其妻孔氏在一起生活。张财的父亲三年前去世了,只有小两口过日子。他们二人相敬相爱,男耕女织,日子倒也过得甜美。
有一天上午,天空阴云密布塔城黑歌,天昏地暗。
这时,张财、孔氏都在正房准备吃饭。二人听到有人进了院子,抬头一看,却是张老汉正向正房里走来,吓得小两口七魂出窍,急忙把门“哐当”一声关得紧紧的,大气也不敢出,两人抱作一团,浑身发抖。这不是大白天活见鬼吗?
小两口正在惊吓之时,忽听得张老汉激动地喊道:“财儿,我是你爹,你们不用害怕。自从你们把我埋了以后,被盗墓人扒开了坟,我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像做了个梦一样,又活过来了。当时恐怕你们害怕,一直也没敢回家,在外流浪。如今洛奇小册子,身体越来越不中用了,所以才回家来了。”
说话之时,张老汉已走到了正房外。小两口听罢,又从门缝偷偷地往外一看,确定是自己的父亲,和死之前的面容一样。
小两口都是孝子,只得把门打开,迎接父亲进了屋。两口子看看父亲,也没看出有什么意外,心也安稳多了。
孔氏赶紧又给父亲炒了几样菜渣渣洞,张财知道父亲爱喝几盅,赶紧出去买了一瓶酒回来。只因张财从小不喝酒,邻居都感到稀奇。张财随即喜气洋洋地告诉大家,他爹活着回来了,又把他爹的话解释了一遍konka手机。
大家听后,都万分惊讶,这事开天辟地以来都没见过。所以,大家相继跟随着张财,说是要看望一下张老汉,实际上,大家是半信半疑,要看个究竟。
再说张财拿着酒回家后,心情格外高兴,把众乡亲要来看望父亲的事说了。张老汉听说后,不但不高兴,还一不沾酒祖海慕拉,二不与众乡亲见面。小两口见父亲性格古怪了,也就不勉强了。
自从张老汉回家后,小两口想到父亲死而复生,也很不容易,所以,什么活都不让他干,愿吃啥就给买啥。因为张老汉特别喜欢吃各种心、肝,小两口就想尽办法去买,全家过得也很幸福。
但过了不久,张老汉变得动不动就发脾气,并且一来脾气时,两眼放绿光,十分吓人。他除了晚上在家,一到白天,就自己拿个凉席,到村前大槐树底下乘凉。
一晃两年过去了。
有一天,山上道观里的老位道长化缘路过张家庄,当走到张财家大门外时,抬头一看,只见院内隐隐有一股阴森森的妖气。
这位老道长,能掐会算,能降妖捉怪,并有起死回生、偷天换日之术。
再说,老道长看了张财家后,大吃一惊:此妖的道行如此之深,如不早除,定会害人命。于是,急忙上前叩门。
此时正巧孔氏在家,听见有叩门声,把门打开一看,是一位老道长,就问道:“道长是化钱,还是化斋?”
道长又近前一步,问道:“贫道不是化缘血战撒哈拉,只想请问家中可有其他人?”
孔氏见老道长一脸严肃,说道:“只贫妇一人在家,道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不知你家中最近出什么稀奇事没有?”道长问。
“没有什么。”孔氏答道。
道长有些急躁了,说:“我偶从宝宅路过,发现你们院内一团黑气,显然是被妖气所罩,如不除掉妖怪,不但你家有血光之灾,还要危及乡邻,请女施主三思。”
听了道长这番话,孔氏吓得半天不言语。接着,老道从身上掏出朱笔朱砂,用黄箔纸画了三张符,嘱咐孔氏如何贴,并告诉她若道符降不住此怪,只有另请大仙了。
道长吩咐完,飘然而去。

孔氏手拿三张道符,呆立足有半个时辰。听刚才道长所说,公公是个鬼怪,可是丈夫能相信吗?此事万万不可明说,弄不好惹得丈夫和公公都不高兴。但是,如果公公真是假的呢?
孔氏没办法,只有按道长说的话,把三张符分别贴好。然后躲在邻居的矮院墙内,静候着张老汉回家后的动静。
到了黄昏时分,张老汉拿着凉席,颤颤巍巍地向家里走来。他抬脚刚要进大门,忽然“咔嚓”一声,万道金光齐射,张老汉四脚朝天倒离大门三丈之外,脸色发青、钢牙紧咬、浑身抖动。
突然,他嗷嗷怪叫几声,让人听了不寒而栗。过了一会,他一跃而起,迅猛异常地把大门上的神符扯了下来。
进了二门,他又同样吓了一跳,但也把神符扯了下来。
就这样,三道神符全被他扯了下来。
这时,张老汉气得三窍出火,七窍冒烟。屋内的桌椅板凳摞的摞、砸的砸,弄得满屋乱七八槽。
孔氏在墙外看得明明白白,顿时吓得七魂出窍麻将至尊王,半天不敢动。
就在这时,张财从外回家来了,孔氏发现后想喊,已经晚了。
张财进到正房,看到张老汉正在发火,也吓了一大跳,只见张老汉两眼放绿光,青面獠牙,十分吓人,真如鬼一样。
就在张财紧张的时候,张老汉突然一双钢爪插来,张财连哼都没哼一声,只觉得肚内空空,一股凉风,一阵撕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有事钟无艳。
孔氏看到张老汉两手抓着张财的心脏,一口吃了下去,一阵眩晕,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孟庆旸,醒来时已是东方发白,她顾不上哭了,爬起来直奔山上,找道长去了。
再说道长回观之后,第二天一早,心中一算,口说不好,众徒弟都大吃一惊。
道长心想:是我坑了张财性命,此妖也不知从何方而来,道行如此之深,我先要想法救活人家,再想办法除妖才对。想到这里,道长吩咐徒弟:“一会有一妇人进观,你们假意阻拦,引她到我室内相见。”
孔氏披头散发来到观内,只见一帮小老道嘻嘻相逗,又有几个拦住去路,孔氏是一面哀求,一面被推推搡搡地往里走。
来到道长内室,有个小道一指房间心碎度蜜月,就将孔氏引进内房。孔氏见道长正在闭目打坐,马上跪在地上,放声大哭相公十四。
突然,道长两眼大放异光,猛一张口,一团如核桃大小的东西,迅疾吐到孔氏口中。孔氏只觉得有一物长在嗓眼内。再看道长,脸色无光似睡熟了一样,任凭孔氏如何相问,道长闭口无言,没有办法洪荒神尼,孔氏只好一路哭着回到家中。
回家后,孔氏看到张财胸腔大开,肠子流了出来,地下一片污血,真是惨不忍睹。孔氏趴在张财身上放声大哭,一面把流出的肠子,一点点的往肚子里捡。
忽然,孔氏觉得嗓内那团东西直往上蹿,张口就吐,正好吐在张财心脏处。不一会,心脏处马上长出了一套鲜红的心、肝、肺,裂口也一点点地癒合上了,一点疤痕也没有。
张财活了之后,第二天便和孔氏一起,备了几样素品,一同前往道观,拜谢老道长救命之恩。随即,向道长求教除掉鬼怪之方。
老道长面露为难之色抢抢族,让张财附耳过来,只见老道如此这般一说,张财连连点头。道长接着抱歉地说:“因我道行有限,不但妖没除掉,施主还险些不能复活,这次一定要谨慎行事。”
张财连连拜谢,然后就和孔氏一起回到张家庄。因不敢回家,便在邻居家住下。这时满庄人听说此事后,家家关门闭户,大气也不敢出,整个庄死气沉沉。

第二天晚上,正是十五之日,月亮高挂,张财遵照道长所说,备下一桌上等大席,在下半夜时分找了两个人,悄悄地出了庄,来到庄南十字路口,摆放整齐,跟来的人就回去了。
张财一人藏在桌下,四面有桌布遮挡,倒也严实。
这时,夜深人静,偶尔有一阵阵猫头鹰的叫声,张财就吓得心“扑通扑通”直跳,冷汗直顺着脊梁往下淌。
等啊等啊,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急速的脚步声由南而来,张财的心马上提到了嗓子眼。但听得脚步声迅疾来到了桌前,只听得一声童声童气的声音问道:“有人吗?”
张财大气也不敢出,又听得来人自言自语地说:“没人,这么一桌上等酒菜,该我享受了,哎白元芳!无功受禄,仝正国以后怎么谢人家呢?不管这些了,先吃再说张嘉毅。”
“这个好吃!”
“酒真香啊!”
张财听得明明白白。
因为道长有话在先激辩风云,说时迟、那时快,张财看准小童,一把抓住了小童的胳膊。小童吓了一跳,当看清张财并无恶意时龚韦华,假装撒泼地嚷道:“哎哟,你抓得好疼,我喊了半天你也不言语,看你这人满脸忠厚,还会设圈套啊。”
张财不会说谎,随即把道长的话抖了个干净。小童听罢,知道了缘由,也不装了,一本正经地说道:“无功不受禄,为了除怪也是件好事,走吧!”
他们二人很快来到了门前,小童附在张财耳上,告诉他:“你先砸门,把鬼怪引出来。”
张财几步来到大门前,“咚咚”地用拳头砸门。因为晚上鬼怪都在家住,来到大门外就听到了呼噜声,所以才让张财砸门。
再说此妖,是经过百年修炼的一堆白骨,自认为修行即成,想到人间再吃一百个人心,道行更深。偶遇张老汉下世,又见张财两口子都是大孝子,所以,借了张老汉的外形,经过几年的准备,就投奔了张家。
见到神符后,他感到事要暴露,就下手掏了张财的心,然后想养足精神,再一家家地收拾。此时正做美梦呢,一阵砸门声把它惊醒了,下床后几步蹿到了门前,一看张财又活了,并且后边还跟着个小童,不免也打了一个冷战,忙假惺惺地说:“儿异界仙帝啊,你们都到哪去了,现在才回,还不快进屋。”
话音刚落,小童一晃到了白骨妖跟前,定眼一瞧圣战士丹拜因,原来是一堆白骨所变化,于是手一指,口中说道:“人与妖怎么在一起,你白骨一堆休要来逞威,今日撞到我手上,死期临头了!”
白骨妖听罢,哈哈大笑:“你们找上门来,省得我再跑腿了!”说完就向小童抓去,却不料,抓到时竟是一块顽石,疼得他嗷嗷怪叫。
白骨妖抬头看时,只见顽石之上盘腿坐着太白金星。白骨妖看罢,直吓得浑身发抖,就想逃走。只见太白金星把拂尘一甩,一团神火团团围住白骨妖。白骨妖左冲右突也无济于事,最后烧成了一堆骨灰。
等到张财两口子带领众乡亲来到时,只看到一道金光朝北而去,急忙跪下叩了三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