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ass测试第6章 倾心之秋-冰蓝夜读书

2019-04-23 全部文章 55 ℃
第6章 倾心之秋-冰蓝夜读书

钟嘉一连几天都没有简枫臣的消息,也没有看见银色的奥迪车。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天眼神龙,悲伤渐渐笼罩她。她不停的告诉自己百岫嶙峋,是梦醒了,别犯傻了。可是她又无时不盼望能听见简枫臣的声音,看见他的样子。但在父母面前,她保持微笑,连妈妈也不知道钟嘉的心事。钟嘉把自己的心情写进日记里,每晚都写了好多,她不允许自己哭,泪水流了又怎么样?
每当在街上看到枫丹白露的衣服,钟嘉总是看一眼就走开。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11月了,天气冷起来,心也变冷起来。为了不让自己太感伤。钟嘉在夜校报名学英语,她把时间安排的满满的,不让自己有时间想他。
在那次拒收礼物的2个月后,钟嘉终于又见到了简枫臣。她和华兰一起参加了一个商业宴会,这是个高级宴会。华兰好不容易才弄到票,让自己的公司争取进入。Kate生病没有来,华兰忙于应酬客户,钟嘉没有了当初的羞涩,她也努力寻找可以交谈的人,来这儿的广告商都是创业几十年有名的集团。“金苹果”太微不足道了。在餐桌旁,钟嘉刚端起一杯果汁,就看见简枫臣被一个女孩子拉过来,简枫臣也看见了钟嘉。
钟嘉看到是简枫臣,低下头想了一下,然后放下杯子,转身就想走。
“钟嘉,别走。”简枫臣隔着桌子拉住钟嘉的手臂。
钟嘉回头瞪着他,说“请放开!”
“那你保证你不走。”简枫臣说。
钟嘉胡乱点点头,可简枫臣一松开,钟嘉就钻进人群里。
简枫臣找不到她,气恼极了,这两个月他一直忙于宣传新装,lass测试工作没有停息,想她也不曾停息,本想明天就准备打电话给她,却没想到在宴会上遇见她。
“枫臣哥哥,那个人是谁?”邱若湖问。
“我的朋友。”
“哦列车小镇,别找她了,爸爸在等我们呢。”邱若湖拽着仍在四下寻找钟嘉的简枫臣来到主宾席。
邱剑桦是个金融家,一直很器重简枫臣,总想把女儿嫁给他。
邱剑桦介绍了好几位嘉宾,简枫臣一一敬酒星情花园,他找不着钟嘉,心里颇烦燥,于是他一杯一杯地敬酒喝酒,喝到最后觉得有些醉了,他努力控制自己。
宴会结束后,华兰陪几个有意合作的客户洽谈,钟嘉一个人先离开了,她今晚住到华筱蕙那儿,因为华筱蕙独自租了一套房子。钟嘉想去看看,她慢慢走着,在公共汽车站等待最后一班公交车,心里想着简枫臣,可是不想理睬他。是真的不想见他吗?还是女孩子的小脾气呢?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简枫臣,所有事情就变的复杂了一吻巴黎。
钟嘉正在烦恼着,一个人在离钟嘉不远处跪下,好像是喝多了在呕吐。钟嘉吓了一跳,她壮着胆子,走近一些,借着月光,她发现是简枫臣!他半跪在地上,像是很难过的样子。
“简枫臣,你没事吧?”钟嘉连忙上去扶住他,关切的问他。
简枫臣吐过之后,抬起头,被冷风一吹,脑子清醒了一些。“有水吗?”他说。
“哦。”钟嘉立刻从包里拿出一瓶下午买的矿泉水递给简枫臣。他接过去,喝了几口,又把剩余的水向头上浇去。
“别这样,水是凉的,你会头痛的!”钟嘉拉下简枫臣的手,用手帕帮他擦去脸上的水滴。
“钟嘉!”简枫臣欣喜的扭头看着她,他以为是邱若湖跟着自己。没想到,是钟嘉。“你没走?”
“我马上要走了,你自己清醒一下,快点回去吧。”钟嘉站起身说。
“等等,我2个月没见你了,有好多话想对你说,你为什么要避开我?”简枫臣急忙站起来,紧紧握住钟嘉的手臂。
他的头发上还有水,一滴一滴打在肩上秭颜,身上有股浓重的酒味缠夫,他的脸上布满诚恳和期待王小骞老公。钟嘉心软了,毕竟眼前站着的是自己喜欢的男孩。
“你想说什么?”钟嘉轻轻地说。
“你能不能陪我回家?”简枫臣说。
“啊,那你爸爸妈妈——”
“我一个人住。”简枫臣的语调中有种不曾有过的软弱,这时的他真的相信爸爸说过的话,当让你心动的女孩出现时,你是控制不了的。
夜晚的大街空旷寂静,出租车的速度飞快黄世博,坐在车厢里的简枫臣和钟嘉一言不发,钟嘉不知道说什么,也在犹豫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和简枫臣一起回家。简枫臣侧靠在钟嘉的肩膀上,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安心。
20分钟后,钟嘉来到了简枫臣的住所。居室的风格和个性品味,让钟嘉眼前一亮,学过建筑的人就是不一样。
简枫臣坐在沙发上,他的脑子略有些混乱,毕竟喝了很多酒,他很想躺下睡一觉,但是又不肯放钟嘉离开。
“你没事吧?”钟嘉坐在他身边,“要不要给你倒杯茶?”
简枫臣拉住想起身的钟嘉西古德森,把她搂进怀里。他的头靠在钟嘉的肩膀上,一阵温暖传过来,还夹着淡淡的芳香,他真的不想放手。
钟嘉几乎没有反应过来,任凭简枫臣搂住自己,他的手臂把自己圈住,呼吸的热气吹拂在她的颈边。他像个迷路的小孩子,寻求别人的呵护和关爱。
“你很难过吗?”钟嘉轻轻问他。
“有点头昏。”简枫臣闭着眼睛说,“钟嘉,你不要不理我,这2个月我一直忙着宣传枫丹白露的服装,而且我一开始很生你的气,你为什么拒绝我的礼物?”
“这只是件小事情吧,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那衣服还放在柜子里,我想扔可是又舍不得。”
钟嘉沉默不语。
简枫臣松开手,走到衣柜前,把粉红色的背心裙拿出来。钟嘉有些留恋他的怀抱,看着那件衣服,她说:“我还可以收到这份礼物吗?”
“当然可以。”简枫臣把衣服轻轻放到钟嘉手里,然后坐在床边,望着她,缓缓地说。
“我的爸爸叫简浩孙雅君,妈妈叫杨丝如保剑峰。他们从小就是邻居,是一起长大的。我们家的日子本来是很快乐的,爸爸是个建筑队的包工头,工资虽不是很多,但是足够生活。可是妈妈不满足,她始终向往那种富裕奢华的生活。因此她经常和爸爸争吵。我六岁那年,妈妈提出离婚孙小蝶,我一个星期没有吃早饭,用省下的钱买了一朵玫瑰花,送给妈妈欧阳靖老婆,希望她不要离开我和爸爸贺锡敬。”简枫臣停了一下,把头低下,努力控制自己难过的心情。
钟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简枫臣,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妈妈把花撕碎了,戴帆还打了我,义无反顾的和爸爸离婚了。离婚不久就结识了一个有钱人。爸爸很受刺激,几乎是一蹶不振,后来为了照顾我,他才振作起来,爸爸拼命的工作,努力拓展生意,我17岁的时候,我和爸爸移民美国,并且拥有了实力很雄厚的公司。现在我和爸爸都很有钱了,但我始终忘不了那个贪图享受的妈妈。”(本文谢绝转载,请尊重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