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ea炉边燃起一缕香,偷得红尘一时闲。-晓泉艾灸

2018-06-12 全部文章 35 ℃
炉边燃起一缕香,偷得红尘一时闲。-晓泉艾灸

香道,跨越了千年的时光,曾被遗落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但最终还是被完好继承了下来世无良猫,这是一个奇迹,也是历史的一种必然抉择,因为它自身悠远弥香,淡而不衰。

1
香道最初源于中国古代品香的风俗,始于春秋战国时期,距今已经有两千年的历史。相传唐代鉴真和尚东渡时,历经千难万险,不但将佛文经书带到了日本,还将中国的品香文化带了过去膨鱼鳃,并且被当地人接受继承。

今日,日本已经在自己的文化中形成了香道、茶道、花道独特的三雅道。
到了宋元明清时代,香道的整体设置和仪式流程已经趋于成熟。文人墨客非常崇尚香道文化,并且乐此不疲地聚集在一起,讨论、研究,促使香道文化在这一时期有了长足的发展鲁健老婆。

许多文人雅士纷纷举办试香活动,品香成为他们的休闲活动之一,并逐渐被一般民众接受。
如同欣赏音乐,品香有益于个人的内在涵养与文化气质的提升异世农家生活。
闲暇时独自一人或三五好友一起,盘坐案前,安静地品香、品茗,对放松心灵、开启智慧,体会人与周围环境自然合一,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不少人开始品味传统文化中的灵性生活。
推广品香活动,将品香艺术重新带回生活之中,使得香道文化逐渐受到重视,并被收录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中。

2
香道中,香的选料、加工和分类也极为考究。古书《灵虚香》中曾记载:“甲子日和料、丙子日研磨、戊子日和合、庚子日制香、壬子日伴以寒水石(石膏)封包窖藏。”整个制作过程,步骤繁复,但缺一不可。

古人将香分为沉香、檀香、龙涎香和麝香四个系列,不同的香系要选择不同的季节来制造。
按古法做出来的香,讲究提香、凝香、聚香、飘香、留香,lea香味出来有前调、中调、后调,层次不同,厚度也不同。
质量上乘的香,香味可以保持很久。尤其是沉香,被尊为众香之首。
沉香的香气渗透力和持久力极强,可以渗透四五十平方米的范围,人离开一段时间再回来,依然会觉得满屋雅香。

3
如果说,焚香重嗅觉之美,品茶重味觉之美,那么能极听觉之美的,就非音乐莫属了。古人认为,音乐是内心的声音,人心之动梁亦芸,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
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阿路加。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换而言之,有什么样的心境,便会演奏什么样的音乐;所聆听的音乐,也必定与心跳同步。

古之文人雅士,以琴为伴释魂乐队,闲暇时分便轻抚琴瑟,可以有“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悦耳。
也可以像“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般动人,或者像“清风吹歌入空去,歌曲自绕行云飞”般空灵,回荡在久远的时空里,令人为之动容。
熏香怡人茶香醉,一曲高歌音绕梁,共同构成一幅古人高雅的生活画卷。这种情趣十足的生活,不仅充满艺术境界,也是一种内在涵养与修为的表现。
古琴作为中国最古老的乐器之一,给人以曲高和寡的感觉。它外形优美,声音苍古、雅静,最擅长传达胸臆,抒发情思。
古琴因其清、和、淡、雅的音乐品格寄寓了文人的凌风傲骨、超凡脱俗的处世心态。

《琴书》记载“浮暴粗厉之气不除,则不得平和淡静之性。能得清淡平和之性,方能悟得琴中之趣许雯may。”因此琴家操琴时,要洁身、焚香、宽衣,这正是为了使自己身心宽松、自然洒脱,井琳以求清和自在的心境。
香充满灵性,可静气,使人集中精神,洗涤心灵,有助于操琴者进入状态。焚香、洁身、宽衣、静心,可助操琴者达到修心的境界。
而香镜心之歌,更是连寻常百姓都离不了的。香文化也经历了从熏香到焚香、再到香席的演变,到了香席的时代,闻香已不仅是一种嗅觉与视觉的艺术小郑多彬,还是一种静心修道的方式。

香与琴的关系不可分割,抚琴必然焚香,皆因抚琴不仅仅是单纯的借琴音悦己;抚琴,在很大程度上更是一种操琴者的自我表达,和自我与天地万物的一种沟通与交流魅情霸爱。
而焚香,一方面是为了收摄心神,使抚琴者心不外驰,气血平和,另一方面,则是借香可通三界的功用,来达到“与神合灵,与道合妙”的境界。
点一炉熏香,煮一壶佳铭魔医十三岁,奏一曲优乐,生活之悠然自得,使人心生美满。茶之醇香清爽,焚香之品味高尚,琴音之婉约悦耳,自不言说。
一炷香燃而不浊齐丹照片,清香无垢,一曲古乐清澈透润,朴拙深远,似乎已经能呼吸到山野的清香,遇到难得的知音。

4
芬芳馥郁、轻烟袅袅的焚香,为书斋生活平添几分情趣,雅室兰幽,怡神宁志。
焚香伴读书是文人用香形式之一萧瑟朗。陆游在闲居故里绍兴时,曾作诗《假中闭户终日偶得绝句》描写生活处境:
官身常欠读书债,禄米不供沽酒资。
剩喜今朝寂无事,焚香闲看玉溪诗。
陆游在生活维艰困厄艾特九九,连酒钱都“凑不齐”的情况下,也要有一缕清香伴读书。

在古代香不比酒便宜,没钱买酒却有香用?
很有可能陆游使用的是自己制作的香,所用材料也非名贵香料。
宋代士人不但精通用香之道,对制作合香也颇有研究。生活拮据时消费不起名贵的沉、檀、龙、麝,就以最朴素的花、果为材料制香许怀哲。
陆游的《焚香赋》中有:"暴丹荔之衣、庄芳兰之茁、徙秋菊之英、拾古柏之实、和以桧华之蜜。”就是描写用荔枝壳、兰、菊等植物花朵与松柏之实制作合香。
这种以自然界中朴素的花朵、果实为材料的香被戏称为“山林穷四和”。

宋代另一个大文豪苏轼就爱摘松柏之实作成柏子香使用。他在《十月十四日以病在告,独酌》一诗中便提到:“铜炉烧柏子姚凤凤,石鼎煮山药。”
柏子香的制作方法简单,材料易得。感兴趣的香友可以自己动手制作:
带青色、未开破的新鲜柏子随意采集多少,用沸水焯一下,然后浸在酒中,密封七天,再取出,放在阴凉处晾干后,就是古代文人的柏子香。

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宋笑妍,备受古人推崇的沉香自然就成了合香的“主角”,陆游的《烧香》诗中有:
小斮海沉非弄水,旋开山麝取当门。
蜜房割处春方半,花露收时日未暾。
描写用沉香、麝香、蜜蜂、花上的露水等调制合香。通过“蜜房割处春方半”,可以看出陆游调制的是以春天为主题的香方,类似“雪中春信”、“春消息”等合香方。
雪中春信:沉香一两,白檀、丁香、木香各半两,甘松、藿香、零陵香各七钱半,回鹘香附子、白芷、当归各三钱,槟榔、荳蔲各一枚。右为末,炼蜜和饼如棋子大,或脱花样,烧如常法。
陆游是一个很“高产”的诗人,在他诗词常有焚香伴读书的情景。在《冬日斋中即事》中有:
读书虽所乐,置之固亦佳。
烧香袖手坐,自足纾幽怀。
陆游关于焚香读书的诗词虽多,却很少提及所焚之香的具体香名。

读书时用什么类型的香?明人高濂有独到的见解。
高濂在他的养生著作《遵生八笺》中将香归类为幽闲者、恬雅者、温润者、佳丽者、高尚者等,不同类型的香应用于不同的生活情境。
其中温润者,适合晴窗拓帖,挥麈闲吟,篝灯夜读,焚以远辟睡魔。明代市面上销售的越邻香、甜香、万春香、黑龙挂香被高濂归类为香中“温润者”,适用于读书时熏焚。
明代制香业相当发大,各香家都有闻名于世的香品,所制作的香可与宫中香相媲美。
京城中有制香大家刘鹤,屠隆《考盘余事》载:“龙挂香有黄、黑二种,黑者价高,惟内府者佳,刘鹤所制亦可”。
古时所用的香多为丸、饼、粉状,使用方式也要比点一根线香复杂的多。古人焚香讲究“焚香取味”,借助炭火之力让香丸、香饼散发香味。

风流才子在秉烛夜读时,常有美女陪伴左右负责焚香一事,烧炭、埋炭、理灰、添香......有诗描写这一浪漫美好的情景:“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
对寒窗苦读的学子们来说,焚一炉解困意的香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香乘》中记录了一方读书时焚用的“窗前醒读香”,此香可为丸或制成线香。
窗前省读香:菖蒲根、当归、樟脑、杏仁、桃仁各五钱、芸香二钱,右研末,用酒为丸,或捻成条阴干。
读书时若有倦意,焚烧此香,便可神清气爽,不思睡眠。此香相当于香中的“红牛”,困了累了,焚上一支,效果甚好。
高濂说:“嗜香者,不可一日去香”丁莎莎。焚香伴读书不仅是文人雅趣,其清芬醒神以利读书的功效,更让香成为书斋必备之物。

古人深夜夜读时,妻子在一旁观察着香炉杨菊芬,调试着炉中的温度,把令人舒适的香料添进快燃尽的香炉里,再体贴的给丈夫倒杯茶,自己陪坐在旁做针线。两人偶尔相对会心的一笑,古人把这美好的情景称为“红袖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