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ed数码管屏昭君出塞线路考-内蒙古昭君文化研究会

2018-01-26 全部文章 77 ℃
昭君出塞线路考-内蒙古昭君文化研究会
昭君出塞线路考
作者 刘妙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专家:大家好:
按照今年年初,内蒙古昭君文化研究会的工作安排,我的准备的论文题目是《昭君出塞线路考》。
我们的先辈,林幹先生,分析昭君出塞路径是,从长安出发,沿秦直道方向,出阴山高阙、并越过长城,进入匈奴辖区,到达单于庭。
先生的学术考证思维,使我很受启发。
近几年来,我读《汉书》,与多位专家的论文,总感觉昭君出塞,还有一条符合当时汉匈官方交往的线路。
山西著名历史学家靳生禾、山西知名地方历史文化专家刘志尧、刘溢海,都有自己的论文,共同坚持东渡黄河北上史跃武,经山西等地,至山西右玉县杀虎口出塞。
目前,国内专家肯定了靳生禾、刘志尧、刘溢海等专家学者在学术认识上的意义。同时也指出他们在论证方面存在文献史实的不足。
我认为,昭君出塞,可否推定新的路线,同样要学习借鉴林幹先生,推定秦直道方向的学术思考。
从公元前52年,到公元前50年,即汉宣帝甘露年间,呼韩邪单于两次到长安,入朝线路都是经五原塞的秦直道方向。从长安返回,依然走秦直道,然后驻光禄城,或送出鸡鹿塞(在今噔口西北)回匈奴。
当时匈奴分裂,呼韩邪不能回到王庭,只能回到军队驻扎之地。
公元前60年,匈奴虚闾权渠单于去世,而他的儿子呼韩邪没能被立为单于,于是开始了单于继位无序的问题,使全国上下埋下离心离德的祸根。而呼韩邪在公元前58年,才立为单于。从公元前60年,到公元前56年郅支单于立,三年里,先后冒出来七、八位单于。他们争权夺利、上下埋怨、随意罢免、相互敌对、丧失信誉、众叛亲离。匈奴曾一度有了五个单于同时存在,使匈奴,东西部落,严重分裂。
直到公元前36年,与呼韩邪单于对立的郅支单于,被陈汤杀死,匈奴才开始一统,结束了分裂的局面。接着,呼韩邪回到王庭,恢复了对匈奴全境的统治。
所以,在此之前,呼韩邪单于多次入长安,只能从阴山的西部塞口,走秦直道方向。
而匈奴一统以后,匈奴与西汉官方交往,无论出境入境,线路选择,有了余地。
到公元前33年,匈奴一统,已有三年,汉匈交往的线路,不可能只是孤独一条。
尽管史书记载,汉匈出入往来的道路很多,可是,从长安到王庭,或从王庭到长安非洲牛箱头蛙,必须要渡过黄河,翻越阴山。黄河无论北渡或东渡,阴山无论走西部塞口,还是东部塞口,都可以到达匈奴王庭。当时单于庭在龙城东,今蒙古乌兰巴托附近。
汉匈官方交往的线路,一般分布有较多的行政治所,在交通信息、生活供给,行途保障等方面,条件较好。而战争出道,一般较为荒远、崎岖、隐蔽,需要携带大量辎重(zi zhong)。相比之下,官方交往的线路,优于其他道路。
昭君出塞,是汉匈官方行为,所以生物无忧,需要选择官方交往的线路向以丞。如果《汉书》记载呼韩邪一统以后,除秦直道外活色生仙,从长安到王庭,还有官方交往线路,那么,这条道路,就可能是昭君出塞的线路。
阅读《汉书》刘焕香,目前有如下几个方面的收获。
(一)、匈奴右皋林王伊邪莫演到西汉朝贺完毕,东渡黄河返回匈奴,是线路推定的重要线索。
昭君出塞的一年以后,呼韩邪在公元前31年去世。单于生前,已将大阏氏所生的雕陶莫皋,立为继承人。匈奴习俗,父亲死去,儿娶后母为妻。雕陶莫皋即位后,要娶昭君为妻。昭君遵命汉朝,随俗匈奴,成为复株絫单于的阏氏。
公元前28年,即汉成帝河平元年,复株絫单于派伊邪莫演到西汉参加朝贺大典。
公元前27年,朝贡完毕,汉朝使者护送伊邪莫演等人回国赵维莉。伊邪莫演到了蒲反,提出归降汉朝。汉朝使者据实奏报。汉成帝让公卿讨论。大臣谷永认为,单于称臣,匈奴成为中国北方的藩国led数码管屏,汉朝就应当不能再有招降的规定。这个意见获得采纳。后来伊邪莫演说:“我生病发狂,只是胡说罢了。”于是汉朝遣送他回国。
蒲反,即蒲坂,《辞海》:蒲反,即蒲坂北京辉子爷,在今山西永济县西,黄河拐弯处。相传虞舜都此。春秋属晋,战国属魏,秦置永济县,西汉作蒲反。有风陵渡,隔河与陕西潼关相对。为河东通往关中的要冲。潼关以西号称八百里秦川。
蒲反在《汉书》中有明确的记载。有猗氏县(在今山西临猗南),解县(在今山西运城),蒲反县(在今山西永济县),有尧山、首山祠。雷首山在南面。王莽时叫蒲城。在地图上看,一目了然。
《汉书·艺文志》有“《河东蒲反歌诗》一篇”的记载,可以证明蒲反与河东的地域关系。
蒲反在春秋时期,属于晋国,称蒲。《左传·庄公二十八年》记载:公元前665年,晋国骊姬之乱,贿赂左右,让他们对晋献公说,让太子主管曲沃,又让重耳、夷吾主管蒲和二屈。
蒲反在战国时期称蒲阪,《史记·秦本纪》记载:公元前303年,即昭襄王四年,攻占了魏国的蒲阪。五年,即公元前302年紫宵天尊,魏王来秦国朝见,秦国又把蒲阪交还给魏国。
“蒲反”是实实在在的地名。蒲反、蒲坂、蒲阪,阅读《史记》《汉书》,查阅《辞王朱筱寅海》和相关文献,都解释为是同一个地名。《辞夏威夷蜗牛海》:“坂,‘阪’的异体字”。
从长安到潼关过风陵渡,这是一条非常古老的道路。
伊邪莫演到西汉参加朝贺大典,是在昭君出塞后的五年多的时间里,属于同一时空。
(二)、班伯到定襄护卫复株絫单于入境的启示
公元前25年,即河平四年,昭君夫婿复株絫单于朝拜西汉,从阴山入塞,将要路径定襄郡夏尔西里。《汉书》关于奉车都尉班伯到定襄护卫复株絫单于入境的记载李转生,对于推论昭君出塞的线路暴力杰克,有很大启发和帮助。
定襄史称漠南。定襄郡南与雁门郡的马邑、善无接壤,西北与云中郡为邻。东境南起山西杀虎口,沿蛮汗山余脉,北到今呼和浩特市以东,即蛮汗山与阴山阙口以北。定襄郡最北端的武皋、武要二县,与匈奴交界。武皋、武要治所的遗址,分别在今卓资县旗下营镇和梨花镇,距离呼和浩特市区约40-50公里。定襄郡治成乐(在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县),正北方是阴山白道。所以定襄是西汉北方的门户。
当时,护卫复株絫单于入境的班伯,到了定襄后,定襄石氏、李氏两个家族因报私怨而杀人。班伯上书表示,自己愿意暂任定襄太守一个月,处理此案。西汉派遣侍中中郎将王舜,驰往定襄传旨,由王舜代替班伯护卫单于,同时王舜带来朝廷玺书、印绶,就地任命班伯为定襄太守。
定襄官民听说班伯地位显贵,青春年少,官吏和百姓都很畏惧。班伯的祖辈故人,以及父辈的恩人,给予班伯很大的支持。于是,班伯召集所属各县的长吏,选拔精明能干的官员,分队搜捕,仅用十天的时间,所逃跑隐蔽人员,全部归案。郡中百姓非常震惊,称赞班伯神明。
复株絫单于过境定襄的记载,证明在汉匈官方交往的线路中,定襄处于线路的节点之上。
在定襄郡境内,有三条线路可选。一是从马邑向西北行约100多公里,到西汉定襄郡骆县,再向北行约30多公里,到达定襄郡治成乐,可从阴山白道出塞;二是从雁门郡善无县(在山西右玉县)的杀虎口,向西北行约20公里,经定襄郡武城(在和林格尔县新店镇榆林城村),向西北行约30多公里,到达定襄郡治所成乐,向北从阴山白道出塞;三是从雁门郡善无县的杀虎口,向北行约20公里,到达定襄郡武城县,向北行约25公里,到达定襄郡武进县(在和林格尔县黑老窑乡),再向北行约45公里,到达定襄郡定襄县(在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再经定襄郡定陶县(在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向东北行约50公里,经定襄郡武皋县或武要县出塞,进入匈奴辖境。
上世纪70年代,呼市二十家子古城,出土有西汉“定陶丞印”、“定襄丞印”、 “武进丞印”“平城丞印”等泥封。董湘昆据考,这座古城是西汉定襄郡的定陶县城遗址。
定襄郡的武皋、武要、定陶、定襄、武进、以及平城地域,一线相连,是定襄东部通道。泥封密集一地出土,证明西汉边防郡县交通信息很畅通。同时定襄沿途有三个都尉治。都尉辅助太守主管军事,负责维持地方治安。所以定襄道是理想的官方线路。
(三)、关于传统文化的支撑
中国从西周就有娶娉不走重复路的路线的规矩,并且传说始于周公。之后,这一规矩成为民间习俗,一直延续。关于昭君出塞的线路,应当有传统文化的支撑。
汉元帝有独到的治国韬略。他促进匈奴统一,实现胡汉和亲。这是汉元帝在西汉治国史上非常有所建树的俩件大事不良尤物。
汉元帝把昭君出塞放到重要议事日程上,作出十分周详的安排。其中有这样几个方面:
第一,西汉建立以来,与匈奴和亲的女子,都是无名氏。而昭君远嫁匈奴,名、字、号都有,彻底改变汉匈和亲女无名氏的历史。
第二,将和亲列入国家大事,精心安排,下发诏文,决定增加礼赐翻一番;
第三、更新年号,改为竟宁;
第四殷若拙,为昭君出嫁隆重举办婚礼大典。
汉元帝多才多艺 又柔仁好儒,少年就尊崇儒术,及继帝位,心胸宽容,恭敬卑谦,号令温雅,有古代贤王的遗风。
汉元帝为昭君的名、字、号都赋予新的内涵。特别是转换昭君身份为良家子,良家子是古代家庭出身好的男子或女子的称谓许楚涵。汉元帝所赐“昭君”的“昭”字,在古代是光明如日之意,昭君的“君”字,是古代上层妇女地位的尊号。汉元帝用最尊贵的“昭君”二字,奠定了王昭君在汉宫的地位。昭君初入汉宫时的名字是王樯,出塞时,改为王墙,象征昭君出塞是一座无形的长城。
《后汉书·南匈奴列传》歌颂昭君,实质是依据“昭”字的含义。昭君在隆重的的典礼大会上,风姿卓越,亮丽盛装,与汉宫相映成辉,这使她更加美丽传神,光彩夺目邢念增。范晔完美的诠释了历史昭君的光辉形象。
汉元帝精心“打造”昭君出塞毒蛛网,既突出了民族和合的政治高度,又体现了中华文化的丰厚内涵。
推论汉元帝基于传统文化,遵从象征“平安、祥和、圆满”的老规矩,为昭君出塞的路线也做了详细的安排。
中国是礼仪之邦,礼是社会生活中由于风俗习惯而形成的,大家共同遵守的,仪式等方面的规定。昭君出塞,不走重复路线,符合中国礼议文化的传统。
所以,东渡黄河这一线路,可能就是昭君出塞的线路宽霖法师。
分析这条线路是:从长安出发——至蒲反(在今山西永济县黄河风陵渡过黄河)——经山西北上到杀虎口——入定襄郡(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过境漠南(今呼和浩特市)——出阴山塞(白道和以东塞口)——进入匈奴辖区——至匈奴王庭(今乌兰巴托附近)。
昭君出塞的路线史无明文。可是《汉书》有足够的记载,可以让我们推定昭君东渡黄河出塞的可能性。
山西专家所考证的路线,内含着当地民众对昭君和昭君文化一种情怀。对于昭君出塞,只要考证有据,我们多一条昭君出塞的路线,无论对于研究历史昭君,还是文化昭君,是很正常的,也是值得重视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