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ifting灵异故事:鬼魂护佑家人-老衲杂谈

2017-12-09 全部文章 83 ℃
灵异故事:鬼魂护佑家人-老衲杂谈


在我乡下的老家村子里,有一个远房的姨姥姥残夫惹娇妻,就是我亲姥姥的表姐。据说年轻时是个出名的大美人。今天说的就是关于她的一个诡异的故事:
姨姥姥闺名叫玉桂,嫁给同村的乔青云,生了个儿子叫水生。这个名字在东北的农村可不常见,说起来还是因为村外边的那个湖呢。
乔青云二十多岁的时候油然而生造句,识文断字,长得也俊俏,只可惜划家庭成分时,因为爷爷是地主,到他这还是地主成分。
挂着地主的帽子,可家里一分田地也无,穷得很纵情忘爱。那个年月,只有贫农才吃香,所以这个地主的孙子即使一表人才,也没人肯嫁给他。
姨姥姥玉桂自小就喜欢乔青云,她钦慕这个俊朗的男人儒雅博学,不识字的她暗自窃喜,如果不是当下的年月读书人不吃香跳水兔的做法,恐怕村里的姑娘都要争着嫁给他呢,可现在只有她自己对青云关怀备至。到了二十岁的时候,玉桂的父母拧不过她,把她嫁给了乔青云。
婚后小两口甜甜蜜蜜,玉桂勤俭持家,乔青云在村里做着记账的文书,虽然赚的工分只有别人家的一半,但小夫妻俩都很知足。
没多久霹雳儿媳,玉桂怀孕了,丈夫更是把她疼得无微不至。到了怀孕九个多月的时候,玉桂突然馋起鱼来,那个时候还是计划经济,哪里有鱼卖啊。想吃就得自己去捞。
可村外边虽然靠着一个湖,湖里也常有鱼游来游去。但村子里祖祖辈辈都训诫,这个湖可邪着呢。从前淹死了许多人,尸体都捞不上来。村里的牲口走到湖边都惊恐不安,绕着走才行。
鸭子宁愿在岸边捡草籽,也不下水。久而久之,都传说这湖里有成了精的鲶鱼,霸住了这湖水,谁敢下湖都会被拖去做水鬼呢兽吴念。
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说在湖底见过那么大的阴影,搅得湖面都水花翻溅。因此村里人都对这个湖敬而远之,谁也不敢去捞鱼。
乔青云见妻子想吃鱼,虽然极力克制了,可吃不到,就对别的东西全无胃口。他心疼妻子和肚里的孩子,在屋里急的团团转。
这个事情被总来他家闲逛的张常壮听到了。这个常壮,偷偷喜欢玉桂长得漂亮,可惜也知道自己是个庄稼汉大秦帝师,玉桂不会喜欢他。
玉桂嫁了人,常壮也娶了个泼辣的婆娘。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腿,有事没事都来玉桂家转转,看上一眼也好。
这天常壮隔着窗子听见玉桂想吃鱼,乔青云不知如何是好。常壮觉得他的机会来了。他嘻嘻笑着走进屋,说,青云兄弟你也太胆小了,不就是鱼嘛,湖里有的是。我教你个办法,肯定能捞上条大肥鱼来。
乔青云赶忙请教,常壮说,村里那些都是祖辈的谣传泰星om,就把人们都吓住了。其实捞鱼很简单,编个柳枝的篓子,肚大口小,系上绳子扔到水里,过上半夜再捞上来,肯定有鱼。你胆子小,我陪你去!
乔青云听着是个好主意,连连道谢庆云一中。这常壮真地折了柳枝,两人编起一个篓子来。第二天生产队里下了工,他们两人就拿着篓子去到湖边。
常壮说他有力气,篓子由他来扔。让青云站远点。
为了让篓子能沉下去,常壮说得捡块石头压着。看青云走得远了,常壮挑了一块又沉又重的大石头扔在篓子里,用尽全力把拴着绳子的篓子扔到了湖里。lifting
两个男人在湖边抽着自己卷的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等时间。到了半夜时分,常壮说差不多了,收吧。
乔青云是个读书人,没多少力气。常壮拉着绳子把篓子往岸边拽。拖了几下拖不动了。常壮暗自高兴,他本来就是想装作篓子沉,拖不动,让乔青云下水,淹死了最好,就算不死,能大病一场,他解解这满心的嫉妒。谁知这篓子真像是坠了巨石一般,纹丝不动了。
常壮对乔青云说,青云兄弟,这篓子不结实,硬拖怕是不行,万一扯破了,鱼就跑了。你往水里走走,帮把手吧。
乔青云听说篓里有鱼,也顾不得害怕,真的摸着绳子下了水,走到齐腰的地方,发力往回拖。
水里的乔青云还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岸边的常壮借着月光,可是看见湖中间一道黑影,迅猛地冲向水里的乔青云。常壮起了坏了心思,闭嘴没有提醒乔青云,而是独自往后跑了几步,离开了岸边。
只见站在水里的乔青云突然一个趔趄,扑倒在水里,两只手在水面上挥舞了两下,就没进去不见了全系炼金师,都没来得及叫喊。
常壮也吓坏了,在岸边簌簌发抖,一颗心狂跳不止。等了大半天的功夫,见水面上连个气泡都没有,常壮知道乔青云肯定是死在水里了。他又惊恐,又高兴。惊恐的真的死了人。高兴的是乔青云这个没用的书生一死,玉桂孤儿寡母的,他的机会可就多啦。
常壮扯着岸边的绳子一使劲,将绳子拽得断裂开来。这下可是死无对证啦。
他拎着半截绳子,装作惊慌,跌跌撞撞地往玉桂家里跑去报丧。
他拍着玉桂家的院门,可还没等他报丧的话说出口,就惊呆了,给他开门的居然浑身湿淋淋的乔青云。
乔青云似乎在水里冻得不轻,脸色青白,衣服上往下淌着水。他对常壮很冷淡,说多谢你帮忙,我真的给玉桂抓了一条大鱼呢。天色这么晚了,你请回吧,我还得给玉桂熬鱼汤呢。说着便关上了院门。留着常壮在门外,张口结舌,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乔青云真的带回一条大鱼来,给玉桂熬了满满一大锅的鱼肉鱼汤,一口口喂着玉桂吃了。收拾了碗筷,乔青云对玉桂说,他在水里受了潮气,恐怕凉到妻子,他就去偏房睡了。晚上玉桂有事情高声喊他就行。
从那天开始,乔青云就不再与玉桂同一个屋里住了。白天也向生产队里请了病假,说是着凉发烧,需要歇息。乔青云白天不出门,在家里一样一样地拾掇老旧的器具门窗等。到了晚上就独自出去,回来的时候,总能拎着一条肥鱼。
玉桂开始担心乔青云的身体状况,他换了干爽衣服后,也是冷冰冰的,浑身似乎冒着寒气。乔青云安慰她说没关系,过段时间,就好了。
过了大半个月,玉桂一天夜里生产了,乔青云没有去请产婆,自己给妻子接的生。是个白白胖胖的男娃子。乔青云把儿子擦拭干净,包着襁褓放在妻子怀里。
玉桂怀抱着新生的儿子,满心欢心,可看见乔青云眼中却留下泪来。
乔青云深深地看向妻子儿子,仿佛要把她们的脸印在心底。玉桂仿佛也懂了,抱着儿子哭起来。
乔青云说,那天他和常壮去捞鱼的时候,他就死在了湖里了。那湖里有一条不知活了多少年的鲶鱼精,住在湖底的一个巢穴里,吞了许多人,因此湖里淹死的人,才都找不到尸体。他死后,放心不下家里的妻子,同鲶鱼精做了个交易。鲶鱼精助他的魂魄回家,照顾到玉桂生产为止竹子建站,而他作为回报,放弃了投胎轮回,要永远留在水底听鲶鱼精的差遣。
如今玉桂顺利生产,夫妻二人也到了诀别的时刻。玉桂相信丈夫的话,哭得肝肠寸断,只是眼见天色渐明,乔青云的身形越来越模糊,玉桂认了命,张浩锋让丈夫给儿子起个名字再走吧。
乔青云说他因水而死,儿子因水而生,就叫乔水生吧。让玉桂不要再伤心了,他虽然死了,但他会在那湖中日夜看着妻儿,护佑她们平安。
村里第一声鸡鸣后,乔青云的身体像薄雾一样散去了,只留了一地的水痕。
姨姥姥玉桂没有再嫁,带着儿子水生平平安安地生活。村里都说这真是件稀奇事,更稀奇的是玉桂和儿子常常去湖边祭拜,每次都有肥大的鱼自己跳到岸边。这鱼,姨姥姥母子吃了美味无比,可村里人吃了就上吐下泻,要烧上好几天。
常壮呢,在听说乔青云真的死了以后,夜夜惊恐不安。有一次他上房修瓦,跌了下来,头正磕在一块不知哪里来的大石头上,虽然留了一条命,但从此就痴痴傻傻,变成了一个呆子松原夏海。
多少年过去了,村里还传这姨姥姥的鬼丈夫的故事,都说乔青云的鬼魂佑护着妻儿呢。虽然孤儿寡母,却从来没有人敢欺负这娘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