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ipservice查出有孕,错拿小姑子手机给老公报喜,看到回复我愣了......-马男来了

2018-06-26 全部文章 13 ℃
查出有孕,错拿小姑子手机给老公报喜,看到回复我愣了......-马男来了

01
 我和陆臻再一次重逢是在医院。
当时他衣着光鲜地被保镖簇拥着,架势大得像是即将要去走红毯的明星,而我,正为了孩子的医药费,在电话里跟老公大吵特吵,歇斯底里地像是一个泼妇。
他出现得太过猝不及防,就在我和老公吵架时烦躁地一个转头间,我甚至喷了几粒唾沫星子在他脸上。
然后,当我看到他那张熟悉的脸时,我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
我没想到时隔五年以后,我还会再一次见到他,还是以这么狼狈的姿态。
老公的骂声还在通过手机听筒传出来铁肺歌后,愣了两秒之后,我匆匆转身,整个人像是踩在泥沼里一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开了。
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们望着彼此对视了两秒,连招呼也没有打一个。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我,亦或是怎么在心里想我的,我没工夫去在意,儿子的医药费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身上,我没有精力去想太多巅峰痞少。
“苏岚我告诉你,钱我一分都没有,你要医治你儿子那是你自己的事,别想从我这再拿到一分钱去给那个拖油瓶!”
走到僻静处我重新拿起手机,老公杨凯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紧接着,他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页面,崩溃得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我怨恨杨凯的狠心,但我却没有立场指责他什么,因为他说得没错,我的儿子不是他的种,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拖油瓶。
五年前我和陆臻分手后我才发现自己怀孕,我是个孤儿,舍不得这个孩子,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有个亲人有个牵绊,于是我固执而任性地留下了他。
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杨凯,他在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做程序员,收入不错,人看上去也比较老实忠厚,他说他不介意我怀着别人的孩子,他说他愿意娶我,我以为我嫁给他是准没错的,却没想到一步错,步步错。
刚结婚那一年他对我还是挺不错的,我想吃城西的鸭脖,他二话不说也不顾是半夜两三点,穿好衣服就跑出去给我买,对儿子也是视如己出,对外都说儿子是他亲生的。
可是好景不长,儿子的五官一天天长开,和他是一点都不像,他的朋友们开始拿儿子和他开一些隔壁老王的玩笑,至此,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臭,说话也一天比一天冲。
我知道男人都爱面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玩笑,我尽量的去谅解他,容忍他,换来的却是更多的冷嘲热讽。
我提过离婚的,他不愿意,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直到这次儿子生病。
白血病,一听就很可怕的三个字,需要巨额的治疗费,还不一定能治好,杨凯不愿意掏这个钱,我怪不了他,我提出算是我找他借的,他还是拒绝,于是我一着急就和他吵了起来,然后,我就以最狼狈的姿态重逢了我年少时那个梦。
陆臻。
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帅气,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反而打磨得他更加的从容冷硬,天资非凡。
而我早已经嫁做人妇,熬成了黄脸婆。
“乐乐妈。”身后传来护士的声音,“您和乐乐爸商量好了吗,医药费什么时候能交,你已经欠了医院两万块医药费了,再不交费就只能让乐乐出院了。”
我无力地转过头去,僵硬的扯着唇角赔笑,“不好意思,我会尽快凑齐医药费的,乐乐的治疗不能停,拜托了。”
护士一脸为难的表情,“乐乐妈,我知道你们当爸妈的不容易,可是谁活着容易啊徐明朝?就乐乐欠的这两万医疗费,还是我们科室的同事们见乐乐可怜,每人凑了点给他垫付上的,不然早几天就该让他出院了,真不能再拖了,要是你实在拿不出钱,干脆把他接回去得了。”
护士的态度很好,但说出的话却句句扎我的心。我知道医生护士们都已经尽力帮我了,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谁也不宽裕,他们算是很有良心的了。
可是我能怎么办?
难道把儿子接回家去等死吗?
我急得没有办法,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刚刚见到的陆臻。
三十万的医药费,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巨款,但是对他来说却是连根汗毛都算不上。
或许我可以找他借……
这个想法一旦在脑子里闪过,就开始疯狂的滋长,一遍又一遍疯狂的蛊惑着我,怂恿着我,侵蚀着我的理智。
我疯了一般往刚刚遇到陆臻的那条走廊上跑过去,万幸的是,他还没有离开,正坐在长椅上像是在等着谁,身边两个保镖如同哼哈二将一般的守在他旁边。
我刚一扑过去,就立即被保镖给控制住了。
“你是做什么的?离这里远一点!”
我一边挣扎,一边不管不顾地叫道:“陆臻,陆臻,我是苏岚,我有话跟你说!”
陆臻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不带任何的感情,冷冽得像是寒冬里的风。
然后,他淡漠地开口,甚至带着恶劣的语气:“苏岚?哦,原来是老熟人,你不说名字,我还真是一点都没认出你,怎么,你又钱不够用了?”
我被他一鲠,想到五年前的一些事情,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其实是一个脸皮很薄的人,换做其他时候,我可能已经羞愧得落荒而逃了,但是一想到儿子的医药费,我还是厚着脸皮点了头:“没错,我又缺钱了。”
“苏岚,你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陆臻的面上闪过一丝恼怒,但又很快隐去,“可是你缺钱关我什么事呢?”
我急急地看着他,无视掉他眼里的鄙夷和嘲讽,“给我三十万,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黄渲茗。”
“三十万猪斯拉?”他冷哼一声,“苏岚,你觉得你身上哪个地方能值这三十万?”
我不值,我知道。
可是我不能放过这唯一能拿到钱的机会。
我面子里子全不要了,奋力的挣脱开左右两个保镖的束缚,不管不顾地扑过去就亲了他一口,“三十万,我保证你会物超所值,你也不想我把当年咱俩之间那些破事抖落出去吧?”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突然亲过去,被我亲了个结实,整个人都失神一般的愣了一下,随即嫌弃似的撇开脸,眼底是狂风暴雨般的神色。
“苏小姐这是打算卖身?你觉得你这肮脏的身体能值三十万?”
我听着他嘲讽的话语,心如刀割,只剩下本能还在对他说:“只要你能借我这三十万,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好,那就跪下来,求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中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柔情。
我绝望地与他对视着,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很多的想法。
我很想逃,逃得远远的,远到这辈子再也不要看到他。
可理智却告诉我,不能逃,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儿子,不过是下跪而已,我可以做到的。
我麻木地弯下膝盖,扑通就要跪下来,却在即将跪下的时候,被他给推到了一边杨浩龙。
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支票簿,刷刷写了几笔,然后像扔垃圾一样扔到地上。
“三十万我可以给你,反正我给夜总会小姐的小费也不只这些,但是,苏岚,你给我听好了,你在我眼里连坐台的小姐都不如,懂么?”
我心如刀绞音无凉子,却不得不放下所有的自尊和人格,弯下腰去捡那张支票。
会诊室的房门在这时候打开,一个打扮精致的美貌女人走了出来,她对着陆臻甜甜一笑丁芯,声音温婉好听。
“阿臻,我检查完了。”
随后小鸟依人般的投入陆臻的怀抱。
陆臻娴熟地搂过她的腰,语气温柔,“那我们走吧。”
他们没有看我一眼,好像我根本就是一团空气,就那么相携着带着保镖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我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这里是妇产科。
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陆臻来陪着看妇产科呢?
女朋友凤穿残汉?还是妻子?
她叫他“阿臻”,这是曾经属于我的专属称呼,他看着她的眼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温柔,那也是曾经专属于我的……
已经五年过去了啊。
我捏着支票,僵硬地站在原地,觉得自己就他妈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滚滚而下。
02
 我拿着陆臻给我的支票去了趟银行林平和,犹如揣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每一步都走得艰难无比。
我不该去找他要钱的,我甚至都不该再跟他相认,说哪怕一句话,可我却只能在内心一边骂着自己傻逼,一边拿着他给的钱去交了医药费。
乐乐终于有救了,可我的心里却沉甸甸的,很不是滋味。
交完医药费,又陪着儿子说了会儿话,我也奔走一天了,一身的汗臭味,就想着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
家里卧室门是虚掩着的封神归真录,从里边透出来微弱的灯光,应该是杨凯下班回来了,我也没多想,一推门就进去了。
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我震惊!
只见在我和杨凯的婚床上,一对男女正在缠绵悱恻地做着活塞运动,床被他们弄得咯吱作响,场面让人面红耳赤!
男的,很显然是我的老公杨凯,而女的……
浓妆艳抹,腿上还穿着黑丝,一看就是夜场女的标准打扮。
儿子生着病,正在医院和病魔作斗争,而我的老公在做什么呢?
他不仅不愿意拿一分钱出来,甚至还在家里招妓!
憋了一肚子的愤怒和委屈终于有了发泄的出口谭雅琳。
我走过去拿着我的手提包对着床上两人就是一顿打!
“杨凯!你有没有良心?乐乐还生着病呢,你一点不关心他也就罢了,你还敢把外面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来!”
那女的大概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甚至这么凶悍,尖叫一声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杨凯见状,坐在床上怒气冲冲地瞪着我,“苏岚,你他妈发什么神经!”
“我发神经?”我气得呼吸急促,“我是你明媒正娶回来的老婆,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家,你们却在这里做这些恶心人的勾搭花脸稿,我嫌你们脏了我的地方!”
“我脏了你的地方?”杨凯突然冷笑起来,“苏岚,屋里这几个人里,你他妈才是最脏的!”
杨凯的话让我如遭雷击,我站在原地顿时气的浑身颤抖,“我脏?杨凯,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连这种夜总会的女人你也敢要,你不怕得病吗顾莲宅斗日记?”
大概是杨凯心里一直就这样认为我,所以他反驳的毫不犹豫,“比起你这种肮脏的女人,我宁愿叫小姐!小姐怎么了?小姐也比你干净!”
——苏岚,你给我听好了,在我眼里,你连夜总会那些坐台的女人都不如,懂么?
听着杨凯的话,不自觉的我又想起来陆臻今天下午说的那些话,顿时觉得委屈极了,我做什么了?我只不过就是想留下一个跟自己有着血脉的孩子,这难道也有错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打算再因为干净不干净这个话题继续跟他吵下去。
“杨凯,如果我们离婚了河图传,你想做什么我都不管,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婚,你在外面玩玩也就算了,我不追究,可你现在怎么能把人往家里面带?”
“你不追究?你倒是想追究,你追究的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惦记的是我的什么?你偷偷从我这里拿了多少钱去填你那个贱种儿子的无底洞,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贱人就是贱人,身体肮脏就算了,连手脚都不干净!”
杨凯嫌恶的眼神和这种倒打一耙的态度让我觉得手脚冰凉。
当初杨凯顶着压力跟我结婚,不理会其他人的非议的举动让我觉得非常感动,所以我主动把工资都交给杨凯去支配,我相信他也想因为孩子的事情弥补他,却没想到……
我只是取了自己的钱去救儿子的命,在杨凯的眼中却成了我偷了他的钱!
“杨凯,你还是男人吗?你怎么能这样说?”
我觉得委屈,满腹委屈却也十分无力。
“我不要再跟你这种劣迹斑斑的女人过日子了,赶紧收拾你的东西,滚!滚出我的房子,滚出我的家!”杨凯猛地抓起来桌子上的玻璃茶杯狠狠地砸向了我,我抬手去挡,玻璃杯正好砸中了我的小臂,顿时一片淤青!
“苏岚,在我回来之前,你最好已经识趣的滚出去了!”
杨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骂骂咧咧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伸手摸了摸那小姐光裸的大腿,“走,宝贝,老公带你出去开房去,省得在这里看着某些人扫了兴致!”
“杨凯——”
我看着那两个相携而去的身影,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可回应我的只有房门被人大力关上的声音,沉闷不已,亦如我现在的心情。
我跌坐在地上唯一鬼差,无助又绝望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失声痛哭起来。
五年来,我的处处隐忍终究只能换来杨凯更多的冷嘲热讽和毫不留情,如履薄冰的婚姻终于在今晚彻底的皲裂,然后崩塌,到最后的溃不成军。
03
陆臻打电话过来得时候,我刚刚把地上的玻璃碎片收拾好,眼睛红肿,小臂淤青,我甚至都没来得及洗一把脸,而电话里面,他的声音依旧好听,只是语气却尽然陌生。
“现在来上清华苑B座13号,我给你半个小时。”
“阿臻,我现在……”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臻沉声打断,语气里面的凉薄让人心惊。
“别叫我阿臻,这个名字从你的嘴里叫出来,让我觉得恶心!还有,苏岚,你可别忘记了,我已经用三十万买了你,这我这里,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垂下眼,沉默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开口回应。
“是,陆先生。”
电话在下一秒钟被挂断。
我匆匆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拿着手机就出了公寓。
去上清华苑的路上,我看着窗外,视线却再一次模糊了起来。
婚姻失利,儿子重病,五年前的初恋对自己充满了恨意和讽刺托奶李天王,我不知道我小心翼翼度过的这五年究竟得到了什么,亦或者是错过了什么,但我知道……
这世界上,再没有谁比现在的我更加绝望了。
车子一路疾驰,在我昏昏欲睡的间隙,抵达了目的地。
虽然早在五年前,我就知道陆臻的家境殷实,生活优渥,但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到了。
白色的独栋小别墅,庄严地黑色大门以及尽忠职守的保镖,还有院落里面停着的名贵跑车。
没有哪一点不是在说明我跟陆臻的天差地别。
简单的交涉后,我被保镖带到了陆臻的卧室。
我环视了一圈都没有陆臻的身影,倒是浴室的水声哗哗的响着,磨砂的玻璃门上隐约露出修长健硕的身形,顿时让我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我试图移开自己的视线,却正好对上了放在床头上的相框,是一张合照。
照片上的女人我今天刚刚见过,或许,这个人的身份是陆臻的女朋友。
心脏突然有种被人扯痛的感觉。
原来,在我所不知道的这五年里面,陆臻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想要携手走一辈子的人了吗?
“你在做什么?”陆臻冰冷严厉的声音从浴室的方向传了过来。
我的手指一抖,原本拿在手里面的相框便“啪——”掉在了地上,碎成了一片。
我一惊,慌忙蹲下身子去捡,锋利的玻璃碎片几乎在一瞬间就划伤了我的手,鲜血像是血珠一样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滚开!谁允许你捡的?”
陆臻大跨步的走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把他的相框打碎了,他在低头看了一眼我手里拿着的那个面目全非的相框后,眼神骤然一冷,然后一把将我推开。
摇晃了几下后,我怔愣的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玻璃碎掉的相框,但那张合照上不知道什时候沾染上了我的血,模糊了一角的内容。
“我……”
“滚去洗澡!”
“是,阿……陆先生。”
我将相框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转过身往浴室的方向走。
就在我的手即将推开浴室房门的时候,我听到陆臻不带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
“把手上的血处理干净,我讨厌闻到这个味道,脏!”
我的背脊一僵,心里捉摸不定那个“脏”指的究竟是什么。
……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陆臻正站在窗前讲电话,之前我放在桌子上的相框被人丢在了垃圾箱里面,看起来异常扎眼。lipservice
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心中那股莫名的情绪异常高涨。
是因为我的血染了那张相片,所以,陆臻才会连同着照片一起丢掉吗?
他就这么厌恶我吗?
等了几分钟,陆臻似乎打完电话了,脸上的表情隐晦不明,顿了顿,他转过身看着我,湛黑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冷声吩咐道。
“把浴袍脱了,然后,过来。”
04
我站在原地,并没有按照陆臻的话顺从的脱下浴袍,然后走过去。
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浴袍里面的我完全就是真空的,要是脱了的话,就跟裸奔没什么区别了,我抓紧了浴袍的领口,试探着问了一句,“一定要脱吗?”
“你有两个选择,一,把浴袍脱了,然后,过来。二,把三十万还给我,然后,滚出这里!”
陆臻的脸色不太好看,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里面都夹杂着怒气。
我没有选择,那三十万我已经给孩子交了治疗的费用,根本不可能再拿钱出来还给他。
手指抖了又抖还是把浴袍脱了下来。
我局促的抱紧自己身子,然后,走向陆臻,脸上已经是羞红一片。
虽然,多年前我已经跟陆臻赤诚相待,但是,那是在陆臻没有意识的时候,像是现在两个人都清醒的状态下,却是第一次。
就在我即将走到陆臻的身边的时候,陆臻却突然一个用力,拽住我的胳膊便将我甩在了一旁的白色墙壁上,柔软的后背接触到坚硬的墙壁时的撞击,让我不自觉的闷哼一声。
我皱眉,“陆池艺璇,陆先生?”
“苏岚,你可真是越来越廉价了,五年前,你可是从我妈那里换走了五十万,现在只要三十万就能让你连这么下贱的事情都做了么sp贾诩?”
陆臻的力气很大,半压着我的身子很沉重,我咬着唇,侧过了脸。
“是啊,现在的我只需要三十万……”
“苏岚,你果真是个贱人!”陆臻的眼底有些赤红,像是愤怒的前兆。
明明我的心在滴血,脸上却还是逞强的笑着,“是啊,我本来就是个贱人,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可你陆少爷,不还是一样买了我?”
“你以为我买你是因为对你还留有余情?天真!”
陆臻冷笑了一声后,便骤然将我甩在了床上。
突然的天旋地转,让我眼前恍惚了一下,清醒过来的下一秒就去找被子遮住自己赤裸的身子,却不想手指还没触碰到一旁的被子就被陆臻一把抓住了头发。
“啊——”
我尖叫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陆臻将自己的浴巾解开,露出精壮的身子,眼神轻蔑的将我的脸凑近他,哑声道。
“我要你现在取悦我,也顺便让我看看,苏岚,你究竟能够为了钱下贱到什么程度!”
我想这大概是我一生当中最难堪的时候,曾经恨不得把我捧在手心里面的男人,现在正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一脸讽刺的要我取悦他,而我……
却还是闭上眼睛乖顺的凑近他,小心翼翼的讨好着他。
“快点!”陆臻催促着我,甚至将我的脸压向他的某处。
在我张嘴的那一瞬间,陆湛却突然冷冷的笑了,“苏岚,你可真令我恶心,你说,当初的我怎么就没把你给上了呢?像你这种女人,第一次应该卖了不少的钱吧?”
“……”我没说话,只是沉默的凑上前,帮他纾解欲望。
“你有帮你老公这样做过吗?他有像我这样摸过你吗?嗯?苏岚,我倒是真没想到,那么爱钱的你居然会嫁给这么一个普通的男人,你那颗对钱充满欲望的心能得到满足吗?”
陆臻的话一次比一次露骨,也一次比一次让我觉得无地自容。
我知道他恨我,恨我五年前因为钱而离开他,可是,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因为他那些讽刺不已的话渐渐地开始泛红,我委屈,十分的委屈。
“苏岚,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五年前跟你在一起!”
他按住我的后脑勺,不断地挺着腰撞击着,在一阵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中,我的思绪渐渐的模糊了起来,记忆更是随着他越来越狠辣迅猛的动作回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