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ol光明骑士笑话国际教育的,才是真笑话-爸爸真棒

2017-07-24 全部文章 36 ℃
笑话国际教育的,才是真笑话-爸爸真棒

昨天一篇《中国的国际教育,是个国际玩笑》,刷屏了;作者李一诺也很“高大上”——从她自己的文章中,我们知道她是麦肯锡前高管、罗德奖评委、清华某中心的顾问委员、一土学校的创始人、网红……既然咱要说教育,那本文且尊称她一声“李校长”吧。
文章说了一堆事,比如:最好的教育在他国“很可悲”;海外华人没有几个能成为世界500强的CEO,美国藤校的华裔好多得忧郁症。
可是,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为什么中国的国际教育林志鑫,是一个笑话。只读出一个意思:你既然是中国人,那么就应该在中国受本土教育。

是啊!谁不想一出家门儿,就能买到最好的水果呢?可是,万一家门口都是些不对胃口的水果,或者甚至是淌水的歪瓜劣枣呢?这时候,我想走得远一点笑清廷,去邻近的集市去买——如果在那里法宝修复专家,大家想买什么就能买到什么宋美遐,水果种类多,质量也挺好,关键是:还没有人强行喂你吃你觉得恶心的水果——这时候,我真想不通,为什么一定要在家门口买。
可是李校长却说:
你怎么能去其他市场买水果呢?
你对得起“中华文化”吗?
你还是中国人吗?

好吧三顾草庐缩写,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能反驳呢?李校长怕我们没听懂,还特地加了一句:中华的文化,只有我们能教育,能传承。
好吧,这下再牛逼的外国学问和经验,都得怂。好在,这次没人敢代表“亚洲”,李校长只是代表了一下“中华”。不花一分钱,就拿到了“中华文化”在世界上的独家代理权。“你个无证无照的“国际教育”,还想进入中国市场?”
李校长的文章,句句皆为真理性金句,唯一的问题是墨西哥跳豆,在自封为“中华文化”代表之前喷鱼泉,李校长得先出示一下拿独家牌照的资质。你得证明,祖上没有匈奴血统,没有蒙古血统,没有鲜卑、粟特、女真、契丹、越南、朝鲜、犹太等这些异族血统。拿不出资质,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个鱼目混珠的假“中华文化”代表呢?记得上次那个“代表亚洲“的,还在牢里蹲着呢!(小编注:这里指的是2010年G20峰会上在奥巴马面前代表亚洲的芮姓男子。)
可问题是,中国这个国家,从来不是希特勒想看到的那种血统纯正的单一民族国家睡神凰妃。就算是今天的“汉族”,在数千年的历史上也混合了无数“外国人”洪瑜暻。数千年来,混了多少茬,到今天谁也没法说清楚谁是纯正“中国人”,谁能独家代理“中华文化”。

很久以前,一位在中国居住的老愤青,看到当时社会环境很恶劣,说了一句:你们要是再酱紫胡搞,老子就去移民了!
后来,他还真的离开了祖国,在各国到处自驾游。每到一个国家,他就去向那个国家里最有学问的人请教。外国人千里迢迢来找他学习,他都笑呵呵地照单全收,一视同仁、有教无类,从来没有觉得国际教育是一个笑话。
这位老先生刘立福,叫做孔子。他吐槽说要移民的话,后来被收进一部叫做《论语》的畅销书。原文是:“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在孔子眼里,国家与国家的区别,还真没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
是有教养和没教养的区别;
是有自由和没自由的区别;
是高尚与卑鄙的区别;
是文明和野蛮的区别。
正因为如此,孔子的畅销书,直到今天,还在世界各地张芳奕,被所有肤色的人阅读爹地们太腹黑,无论是在日本、韩国、越南、还是在更遥远的美国、欧洲、澳洲……这是因为,孔子开创的国际教育,是属于全世界的。他的学说,从来没有给哪个民族独家代理权,更无法被某一国的政府垄断。
李校长自以为获得了“中华文化”的独家经营牌照,却不知道该专利人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将自己的文化知识产权去中心化,用人肉区块链的方式,变成了全人类共享的国际教育资源。
没有国际教育,就没有所谓的“中国文化”。
孔子以后的中国,一直在搞双向国际教育。来到中国的外族人,无论是匈奴、女真、契丹、蒙古,还是中亚的粟特人、犹太人、突厥人、越南人,朝鲜人,日本人,很多通过学习汉地的文化,最终成为了“汉人”的一部分。从外国带来的各种宗教、发明、音乐、制度、动植物、技术、也如洪流一般,汇入了汉地的文化,共同塑造了后来我们所说的“中国文化”。

▲孔子游叶图
在古代,还有一个中国学生,从小接受国际教育,对外国文化,十分向往。终于鼓足勇气,跋山涉水去外国深造,一呆就是十年,还考取了外国的学位,说一口流利外语,然后把外国的书,几千本的带回国翻译;甚至在中国搞了个国际学校,用这些外国书,教育了无数中国学生。
这个中国学生,叫做玄奘。他去国外留学又回来搞国际教育的故事,叫做《西游记》。
他回国后办的国际学校呢,就在今天西安的大雁塔。中国早期的佛寺,一直是国际教育机构:一帮留过学的老师,夹杂着几个外教(比如鸠摩罗什),用进口的教材,学习外语搞搞翻译,在中国教授外国文化。
李校长看中国学外语的人多了,就觉得“悲凉”。说怎么没有那么多英国人去学外语?她没看到的是,在中国文化的创造者——孔子和玄奘看来,哪一国的教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毕茂,是不是好的教育。
在中国人胸襟开阔的年代混沌妖皇,全民学习外国文化(信仰佛教)、出国游学,从来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也没人把这当作“国际笑话”。
我们现在用的椅子,曾经叫做胡椅;我们用的床,曾经叫过胡床;我们喜欢的“民族”乐器,叫做二胡,胡琴;我们吃的东西,叫做番茄,蕃薯,黄瓜以前叫做胡瓜。这些名字里有胡啊,番的东西,全都是从国外进口,从国外学来的。
强盛的中国,来自于一个开放的心态。而国际间的教育交流,是开放的窗口。
对于中国人国际教育的状况,李校长还有很多数据支持。比如:美国藤校的华裔40%有忧郁症,压力太大,所以国际教育不适合中国人。
且不说学校给学生的学习压力,啥时候成了负面指标,最要命的是,李校长竟然用“忧郁症”这种从西方学来的标准,作为我们中国的指标。记得二三十年前越前伦子,中国连个“忧郁症”这个概念都没有,学校里呢?当然是一个忧郁症患者也找不出来。照李校长的逻辑,那可真是中国教育的黄金年代呢!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向美国教育体系学了这么多花头经,“忧郁症”人数年年上升,都快赶上人家美国藤校了。看来这国际教育,还真是不能搞。好吧,忧郁症这个事儿,李校长可以得一分。Well done!

李校长还有更多论据,比如:中国国企,世界五百强企业里就没有大陆教育背景的CEO,所以国际教育是个“笑话“。
是啊!玄奘,你都没混成印度独角兽企业的大股东,你还有脸回唐朝?回过头看看,咱中国五百强企业的CEO ,哪个不是中国本土孵化出来的?照这个逻辑,中国的本土教育,早已经甩开国际教育N条街!可是,李校长又恨铁不成钢地期待中国本土教育能长进得像样些,这是几个意思呢?
明知家门口的水果摊种类少,不好,还强买强卖;又不让人去邻近的集市挑水果……酱紫做生意,是不是有点欺负人?
其实这一招,还真不是太阳底下的新鲜事。庚子年间多得是。打打闹闹的武术家们,欺负那些没法还手的同胞和外国人,可是很神勇的。指头一动就能拍死你的老佛爷,可是不敢得罪的。臧黎璐

说到底,国际教育未必尽善尽美,本土教育也有待提高。比具体的教育模式更重要的,是开放的心态,和用脚投票的权利。
不同教育模式之间的竞争,只会促进市场的繁荣。以“中华文化”为借口嘲笑国际教育是笑话,不仅说明对中华文化的无知东南大学校歌,更有些违反广告法不当竞争的嫌疑。
无法自由选择在哪里买水果穆小光,无法选择教育模式的社会,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呢?。。。我想来想去。。lol光明骑士。应该叫“奴隶社会”吧。
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中国的国际教育是个笑话。
写到这里,我们不禁问“李校长真的不懂吗”?她可能比谁都看得清国际化教育背后的巨大利益,“屁股决定立场”,她混淆逻辑刺痛看客的痛点,跟某些大号做法如出一辙。
教育和媒体是时代的脊梁,不是个人利益的工具。文字是刀,千万别为沽名钓誉,让真正扎根教育行业、做实事的人流血不止,让仍在徘徊的家庭,做出了改变孩子一生的错误决定。
说到底,我们不是给国际教育站台,是给教育的眼界和格局站台。
点击以下标题,观看哈佛男神—写博雅教育的更多精彩文章:《教育上的所有盲目,都因为背离了博雅教育的这两个源头》《哈佛大学的博雅教育到底是什么?知识分子的良心,不是说着玩的!》《你学的专业好渣!学科歧视的极简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