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ol武器拉练记事之二-地三分

2018-05-31 全部文章 47 ℃
拉练记事之二-地三分
小蹬山
2017年12月30日星期

昨天到波里鲁阿图书馆再没走,写了“记事”,还了“欠帐”(《我为洋人秀太极》,写了一千多字,还没写完),感觉写得不好,等写完后再慢慢打磨。快5点再背着包回家,一天负重两个多小时,没有什么不适。还行。
今天不到6点起床,简单吃了,6.36了出门,继续负重“热身”。目力所极的苍穹“瓦蓝瓦蓝”的,看不到一丝丝云,太阳尽情地将她的光辉洒向人间,刚过7点我就给暴露的部位都涂上了防晒霜。今天去海对面绕山行。波里鲁阿去过无数次,却没有去那里的海边走过。这一走,就看见了一些风景,在一处窗体的景观前,我等后到一位跑步的女孩,让她为我拍照。有了照相机还是方便,很多要记录的可以直接拍下来,特别是那些英文标识,回来后再在电脑上翻译出来,就能知道个大概意思。看照片也能触景生情,激活行走记忆的某些片段。

现在是假期,有组织搞小学生帆船赛,学生看上去都是十二三岁的孩子,人数之多,帆船之多,我没见过的场面。到比赛现场的路途中,一个学校的操场搭了好多帐蓬,看上去都有上百顶。一个小帆船上都是两个人操作,海面上是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气势。看到过波里鲁阿的简介,说有一片黄金水域,常常举行盛大的帆船、龙舟竞赛活动,此处应该就是。女儿的同事就在这里的山上居住,她的一个朋友几年前搬家,我也去了,那个朋友就说到了这一片海是波里鲁阿市闻名的水上游玩之处,听她一说,当时我就想过去看看,却因路生没去。
行走的路线是常站在海这边看得到的,走过去了汤思雨,也就能看到这边的来往车辆,还有海上的公路桥、铁路线以及半个小时一趟我常坐的老人免费火车。行到海的最窄处,我常打太极的海边草坪清楚可辨井川ゆい。我靠海行,海绕山转王翊菲,这样看着不大的一片海,路程却不很近,山的低处,海水就倒流进去,把路逼得只能向里弯曲lol武器,行人不得不随着山势迈克冲田,在海边绕弯子王府逃生记。我们那一边比较平坦,海岸基本是涨潮推运来的鹅卵石和绵软的细沙,而靠山的海岸就显得生硬得多,有几处的黑礁石非常狰狞地卧在海边。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过去站在对面海滩看到的惊涛拍岸景象罗伦佐娜,我曾不至一次毫无顾忌地朗诵: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原来她们是我今天亲手抚摸的黑礁石制造的杰作最牛古董商。

来到这里最大的障碍是语言。语言不通,也要交流高湛和陆贞,人自然就会用形体语言来弥补。走到一处三叉口,如果不问恐龙侵袭,我也知道绕海继续前行,但是从山里边出来的一条路,就不明白它的去向。这时正好从此路走出来两个当地女人,我们互致问候(这里人在路上一般的都会互相招呼)之后,我再向她们“HELLO”了一声,并用手势指向她们刚走来的路,她们嘴里一边说着,同样也用手给我指着海边的路画了个圆,最后落点在她们走来的路上。这样我就明白了从海边绕山再到山中的小路出来是一个环形。这一段路上,一个逆行跑步的人和我碰过三次面。这个山看着不大,弯弯曲曲在海边绕了一个多小时。加上前边的时间,这一口气走了近两个小时,15公斤的负重使左肩有些吃不消,回头时脖子也感到犟硬。走到要离开海从小路爬山的地方,此时已经11点了,在一棵大圣诞树下再次涂了防晒霜棋灵王粤语。打开音乐,在又厚又软的草坪上打了两遍24式太极拳,不行,赵雅倩吃重走了几个小时,单腿根本站不住刘銮鸿,拳打得歪歪扭扭。坐下休息一会,身体有所恢复,便开始爬山。此地有路标指示,由这里的海边翻过山到那边海边的三叉口张楚格,是2.5公里。天依然是万里无云,蓝得可以和脚下的海水媲美。和我同一时间上山的是二男二女的年轻人,肤色三白一棕,说话听来是西亚的口音。他们年轻也没有负重,很快在山中就拐得看不见了。好在这座山是石头山,没有像样的树木,灌木也很少。地表上却长着茂密的野草,把山盖得严严实实,山上很难看到裸露的石头嗜血女妖。说新西兰的绿化好梦幻抗日,天然的!这种荒山野草,是自然的生态,只是这里人少,没有人来破坏而已而已。山上不长树木,也就没有阴森感,一个人在山中行走,没有丝毫恐惧。刚才多亏在那棵大圣诞树下休息,不然,今天的绕海行就全是爆晒了。绕海的一个多小时,山没有给一点遮挡,几乎是迎着太阳前进的。心想,顺海边绕到山的那边应该有背阴的,但是没有,太阳又追着后边来了。山路还算好走,小道用石渣铺成,虽有上有下,也是绕了一座山头又绕另一座山头。山一座一座都是小山小果手机,没想到今天是绕海来了,却体验了一个小蹬山叶沉香,热身算是提高级别了。

1点走到图书馆,过去常在那里休息或者看东西。到此地算算时间,连中间休息共有5个多小时,确实也感到累了,就由图书馆门前乘巴士回家。老人嘛,当然是免费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