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ol狼人打野波波维奇家族-酷玩篮球

2019-06-14 全部文章 40 ℃
波波维奇家族-酷玩篮球


生活中,不如意事十有八九。
但是总会遇见一个人,让你庆幸不必自己独自经历。
让你在某个清晨睁开眼望向隔壁熟睡的背影暗自庆幸…
幸好这一刻在我身边的,是你。
波波维奇的妻子,Erin Popovich很少在媒体面前亮相,两人公开合影也寥寥无几,或许只有到了她逝世的这天才会成为媒体报导的焦点,但是遇见波波维奇之后的人生,Erin从未缺席神捕铁中英。
共结连理

美国空军学院肯定是波波维奇执教生涯、甚至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但是即使他有预知能力也没有心情细细品味。在疯狂高压的军事教育下,年仅17岁的他尝到的更多的是苦与累。
「那时候波波维奇有74次想逃离那里,」Erin说。
「97次才对,」波波维奇带着微笑纠正,「直到你走进体育馆的那一刻才停止。」
Erin温柔地将掌心搭在波波维奇的手腕上。
Erin的原名是Erin Conboy,是空军学院篮球队体能训练师Jim Conboy的千金,波波维奇则是校队队长。
ps:请原谅怪蜀黍没翻译名字,因为不知道准不准确,还不如不翻译,你们说对吗。
谈到两人第一次相遇,Erin的脸上抑不住神采飞扬。
「当时体育馆内没有女孩能和我比美」语音刚落,Erin随即故作无可奈何的说,「毕竟学院当时没有招收女生,当我去见爸爸的时候可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可怜的波波维奇大概很久没有看见年轻女孩了吧!」
或许波波维奇这个姓氏本身就带点幽默的天赋,又或者说是Erin的幽默打动了年轻的波波维奇。现在这充满睿智果敢的老头,当年可没有这么灵光。
「我爸爸当时跟我分享了一个趣事:认识我之前波波维奇每天淋浴一次,一块肥皂就够用一个月;遇见我之后每段训练的休息间隙都会去淋浴罗启仁,肥皂一周就用完了。瞧瞧他有多么担心,担心要是我下一秒走进体育馆就会闻到他的臭汗淋漓。」虽然语带调侃,但是Erin的眉宇间充满喜悦的神情。
那是一种被重视的幸福。

1972年,波波维奇前往土耳其服役,当时一位将军指派他组织篮球队前往苏联、东欧进行友谊赛,就在这趟旅程结束后,波波维奇选择放弃服役期满进入中情局的机会回到了美国,在美国空军学院篮球队主教练Hank Egan旗下担任助理教练(上图左一),正式展开篮球教练生涯单盈盈 。
这也意味着与Erin的重逢。
这时的Erin刚刚经历丧母之痛,多年前种下的情愫在这个情感脆弱的时刻逐渐萌芽。
三年后的十月十号,Erin正式升格为Mrs. Popovich蛤蟆龙。
永结同心

经过几年历练,波波维奇终于获得篮球队主教练的聘书——波莫纳学院。
当时波波维奇已经成婚三年,Jill和Micky也先后出生,此时的他已经是丹佛大学运动学硕士,没有多加考虑就举家搬往加州的克莱尔蒙特。
篮球队第一次集训,Erin从远处就听见波波维奇急切的抱怨声。
「天啊!我们做了什么!」波波维奇对Erin说,气极败坏中带着一丝沮丧,「第一次听到『Pomona』只觉得名字怪怪的,像是一种药名。但是我没想过我要带的是这一群孩子,完全不像空军学院的球员高大挺拔,他们实在太普通、太文弱了。」
1979-1980赛季田瑞生,屡败屡战的Pomona终于遇上一支他们有机会击败的球队-加州理工大学。
赛前,波波维奇大声鼓励球员:「嘿!你们的对手已经有九年没赢过球了,他们可能是天才,可能是未来火箭科学家,但是在篮球这点你们完全有机会痛扁他们。」
在Pomona头一年,波波维奇一家四口住在学生公寓里,夫妇俩形同这群出门在外的学生们的代理父母,只要生活上有任何疑难杂症都可以来敲他们的房门。
Erin会教导刚离开父母照顾的学生「素色和艳丽的衣服要分开来洗」,波波维奇很喜欢到各个房间打转小郑多彬,偶尔Erin做了美食佳肴也会邀请他们一起来共享
房间里唯一的禁令是:不准动橱柜上的酒。
在Pormona的前两年,波波维奇努力让其他学校了解Pormona的存在,无论这场又输了20或30分,重要的是比赛内容,球员场上的表现必须对得起场下的努力。之后波波维奇才开始重视招生中国大虎头蜂,细心打造出一支有机会在三级联赛争冠的球队。

在波波维奇身边最久的爱徒-迈克·布登霍尔泽
“就像改造一座葡萄园,初期大刀阔斧在果园四周种植大树,吸引噬齿类动物的天敌栖息,栽种特殊的野花吸引益虫抓害虫。限制损害是所有工作的前提,再来才是考虑葡萄架的密度和排列方式、密度、光照,以及土壤深度等等细节。”
即使是现在,波波维奇的执教理念也从未变过,找到适合的球员、杜绝媒体的干扰,最后才是战术、体系、赢球文化。山田光子
我很快就爱上执教他们了。那里就像我的实验室,我可以玩「一四联防」三四年,尝试「包夹边线发球」,再设下一个抢断陷阱,最后看看效果如何。
反正一场比赛观众通常不到十个人,没有人在意波波维奇如何「调教」他的球队。
波波维奇对于这群小菜鸡的训练方式简直不近情理,清晨五点的集训,球员们总是挂着睡眼惺忪的神情,有些人试过一两次提早到,却发现总是在两个街口之外就看到波波维奇手持体育馆的钥匙在门前踱步,至于迟到呢?肯定要倒大霉的。
波波维奇火爆脾气也是出了名。当球队搭乘巴士前往场馆,波波维奇彷彿想到什么突然将收音机关掉,大骂一番后再将收音机打开,不到几分钟又将收音机关掉开始检讨比赛缺失,一趟大约40分钟的车程总会重复个两到三次。
Erin的存在大概是球员们唯一的期待,除了「墨西哥牛肉玉米饼」,她也是唯一压得住波波维奇的人。
「你是不是又骂球员了?」对待球员温言细语的Erin只有这时候丹田显得特别有力。
柳暗花明

右起布福德、拉里布朗、波波维奇
1985年波波维奇带领Pomona拿到校史久违68年的冠军,也因为岳父Jim Conboy的牵线结识「北卡篮球教父」迪恩·史密斯。接受史密斯的安排前往堪萨斯,在拉里布朗麾下实习,同期的还有布福德。
结识布朗是波波维奇执教生涯的另一个转折点,两年后布朗获得马刺主教练聘书的同时,一并把波波维奇和布福德带到圣安东尼奥。
不过这段岁月并没有持续太久,由于季后赛表现不佳,加上老板麦克库姆斯有意出售球队,布朗为首的教练团在短短数月内就被解雇人工虎骨粉,波波维奇也开始了寄人篱下的生活。
为了回到家人身边,波波维奇选择加入勇士,在老尼尔森旗下担任助理教练;布福德则加入快船。波波维奇事后回想那段时光用的词是「丧家之犬」。
这一次,是Erin重新点亮波波维奇逐渐黯淡的执教生涯。
1994年,马刺正式易主。
退役少将罗伯特F.德莫特出于想将马刺留在圣安东尼奥的渴望,集合了22位股东集资从麦克库姆斯手上买下经营权。
虽然同样出身空军学院,但是德莫特在波波维奇入学第三年就退役搬至圣安东尼奥,两人并无交集。不过德莫特的女儿Betsy Gwin和Erin,两个背景相似的女孩在父亲都任职于空军学院时就是好姐妹。
通过这层关系,Erin从Gwin得知马刺将在1994年夏天举行主教练面试,德莫特很欢迎波波维奇去试试看。
这次的面试非常成功,波波维奇很快就获得马刺篮球事务总监兼总经理的职务。

这次任命其实饱受「用人唯亲」的非议,但是掌握人事大权的德莫特对于外界的杂音置若罔闻,独排众议就是要用波波维奇,许多年后才私下向公司高层抱怨:「当年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波波维奇都是毋庸置疑的最佳人选,在我眼中他就是全联盟最聪明的管理人。」
波波维奇事后回忆这段往事也充满感激:「德莫特将篮球相关事务全权相授,他对我只有一个要求-把肖恩·埃利奥特交易回来,他很欣赏肖恩·埃利奥特的坚强。」
「感谢当时老将军的提议铁哥们助手 ,现在埃利奥特可是我最好的酒友。」波波维奇说完也止不住的大笑。
波波维奇曾形容1994年的际遇就像幸运女神向他垂下了手臂,至于口中的女神指的是不是Erin,如果告诉你,他就不姓波波维奇了。
执教危机

如果说邓肯的降临是波波维奇执教生涯最大的幸运,邓肯可能远走圣城就是波波维奇执教生涯前所未有的危机。
2000年7月,电视和电台虚虚实实的爆料比炙热的阳光更难熬。当波波维奇知道邓肯在奥兰多的行程又延长了两天,如坐针毡的心绪不断骚动。
邓肯经纪团队与马刺管理层的首次谈判并不愉快,甚至可以说是不欢而散。高层几天后决定孤注一掷,集体跟随邓肯飞往奥兰多。
格兰特.希尔签约的消息很快传开,但是邓肯没有!这给了登机前还在面面相觑的波波维奇与布福德一丝微小的希望。
邓肯与奥兰多的签约并没有在当天完成,罗宾逊从夏威夷通过长途电话联系到邓肯,十万火急的飞回圣安东尼奥邀请他共进晚餐。
离开罗宾逊的居所,邓肯没有直接返家,而是途中拐了弯前往波波维奇家。
开门看见站在门口的是邓肯,波波维奇的心跳很快,Erin也是。
结束无聊客套的寒暄后,波波维奇开口了:「说吧!什么原因让你非要离开这里?」
空气凝滞了几秒钟,邓肯半开玩笑的说:「这里没有沙滩。」
波波维奇气急败坏地大吼:「奥兰多有个狗屁沙滩!!!」
Erin从卧室门口探出头,示意丈夫冷静一点。
为了不打扰Erin休息,师徒将谈判场地换到门口的台阶上。
但是屋内的Erin一直辗转难眠。矛盾的是,当波波维奇结束会谈钻进被窝后,却又不敢开口问究竟这对师徒聊了什么。
两天后,邓肯宣布最终决定:留在圣安东尼奥。
Erin知道他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和她的丈夫一起。
洗尽铅华

三年前NBA曾提出延长赛季到7月,波波维奇公开反对!甚至扬言辞去主教练工作。
「这种事我不干,生命真的太短暂了!」波波维奇说。
随着埃利奥特、罗宾逊、鲍文、邓肯相继退役…总有一天波波维奇也会淡出我们的视线超级饭店,优游自在的享受理想的退休生活。
「我打算和Erin回到马萨诸塞州的波克夏安享我们的晚年,远离喧嚣,只有内心的宁静和手中的美酒。」波波维奇边说边闭上眼睛,在脑海构筑那份逍遥自在。
问起波波维奇这辈子最担心什么事?
Erin抢先道:「这个老头大约有1000瓶美酒,少则10年、20年,多则3、50年才到最好的饮用时机,他最大的担心就是去世前来不及喝光这些陈年佳酿。」
波波维奇没有说话,只是微笑!
聪明的他知道这辈子他再也找不到比Erin更懂他的人了杨智发。lol狼人打野
(此文仅献给波波维奇家族,愿Erin逝者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