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ol老鼠灵魂摆渡·黄泉记-素se文艺

2018-11-02 全部文章 86 ℃
灵魂摆渡·黄泉记-素se文艺
作者|王海东
图片|网络

人,有灵魂吗?
应该有吧。不然,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所以,我要讲一个关于灵魂的故事,叫做《灵魂摆渡·黄泉记》。
人死之后,肉体或作飞灰、或埋尘土,而灵魂将回归另一个世界,这个过程称为灵魂摆渡,而摆渡的必经之地,就是黄泉。
名为黄泉,其实并无泉水,是因黄沙不绝、如泉绵延而得名。茫茫八百里黄泉,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风沙四起,渺无人烟。
但在这苍茫的黄泉里,唯有一间客栈夜欢凉,四方无邻、一户为庄,唤作孟婆庄。
孟婆是个名号,也是种职业。历届孟婆都有三个显著特点——具殊色、好食鬼、善烹汤。但唯独我,成功避开了所有正确答案。我问原因,阿娘自责说丢了我一窍精魂。
不错,我也是个孟婆。
我叫三七,很二,信不信由你。
故事开始那年,我才三百多岁,还属于学龄前儿童,整天跟着阿娘学煮孟婆汤。孟婆汤以八泪为引,历久方成,异香可达九霄,凡鬼饮之,前尘往事,皆不能记。用当今的话说,就是把灵魂格式化,再度重启。
孟婆汤也不是敞开喝的,唯有可入轮回的灵魂才有此权利。至于哪些灵魂可入轮回?冥府有阴阳卷,孟婆掌阳卷,阳寿若尽,阳卷留名。点开一看,功过是非,当下立判——行善者入六道轮回,作恶者为孟婆食材。
孟婆汤的做法口耳相传。我天生愚笨,有师难通孔莹资料,学了三百年也没熬出一锅好汤,我正要劝娘亲是不是该另寻个接班人,变故发生了!
那天是焃鴠(hedan)日,阴阳交互,黄泉起了三百年一遇的大风。随风而来的,还有一个和尚,叫无名。
敢以无名为名的人,一般都不好惹。此无名,亦是位刺客。他虽不能十步一杀,但亦是以命换命的狠角色。他来孟婆庄,说要借道去冥府,向冥王讨回自己的琴。阿娘劝他回头是岸,被他一口回绝。
这无名毕竟是道上的,倒也懂人情世故。他为阿娘奉上一袋花种,说这曼殊沙华来自佛土,就算在黄泉也种的活。我听了大为欢喜,八百里黄泉无花无叶,荒凉的很,如果能有花开花落,日子就不会太无聊。
可阿娘才不这么想,不知为什么,她最恨生人入黄泉。一言不合,她现出巨蟒真身,对无名大打出手,最初,我阿娘占尽上风,把无名打得满地找牙。我于心不忍,正要劝阿娘手下留情,却见那无名掏出利刃,在自己手上猛划一刀。我暗自奇怪,这还不到双十一呢,他干吗急着剁手?
我再一眨眼,却见满屋金光。那无名的血,竟是金色的!在那金光的切割下,阿娘的蟒身轰然倒地李燕芝。她满身是伤,艰难地叹息说:“这世上,唯有阿罗汉的血能杀孟婆……”
那无名双手合十,悲哀地吐出八个字:“对你不起,来世必偿!”
这是阿罗汉的承诺。阿娘知道他言出必践,便点了点头,满怀哀伤地将我叫到身前,嘱咐要我快快长大,要不记冤仇,要笑。我迷茫地答应着,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阿娘交代完后事,终于厉啸一声,化为尘烟。那熬汤的大鼎随之碎裂,异香引得幽冥震动,大队鬼差赶来抓走了无名。我透过泪眼,看见他和我一样满脸泪水。
无名神色半是悲悯半似心伤。我记得阿娘临劫时问他,用一生修为和永世为囚去换一把琴,值得吗?他被拖离之前,凝望着我清清楚楚说了两个字:值得!
我牢牢记住了无名的样子,并不是因为仇恨,是好奇。我想知道,他忘记自己的姓名、舍弃自己的生命,当真是只为一把琴?
无名被拖入冥府深处,我便再未见过他。后来,冥府多了位叫赵吏的鬼差,对我这小孟婆格外照顾。lol老鼠我知道他就是无名,但他把我忘得一干二净。我有时冷不丁在他身后唤声无名,他头也不回,毫无反应。果真是一入冥府,再无归路。
孟婆一换,孟婆汤的味道就变了,就好比换了厨师,就倒了饭店牌子。此后二百八十七年,我日日熬制孟婆汤,但那味道实在是恶臭难忍。大多良善之鬼一边捏着鼻子喝汤,一边埋怨自己死晚了;也有胆大之徒数落我形象不好、业务不精;甚至有两个穷凶极恶的愣货,竟用我的菜刀绑架了我,幸好赵吏及时救我于危难,还将主谋者的脑袋送我做玩具,我叫他小鹿。
有赵吏在,我就心安。快三百年了,他还是一点也想不起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他来干什么这几个问题。他带来的曼殊沙华我日夜精心照看,但就是蔫蔫着不开花。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为什么要问我?我叹着气闭嘴,他是喝了哪个孟婆的汤?
我俩闲聊,赵吏羞羞答答地说,冥王曾和他提过,我俩倒是可以结成夫妻,永驻黄泉。我说那可以啊,我们赶紧成亲吧。他吓了一跳,急忙说自己生来不近女色。我心一疼,看来他把前世的琴彻彻底底忘了。轮回总是充满遗憾,不是不相知,就是不相认。
其实我也是说说而已,赵吏不知道自己,我却知道无名。当年他满脸泪水地说的两个字——“值得”,至今烙印在我心底。这些年,我摆渡过无数情深缘浅的灵魂。我逐渐明白,他想和冥王要的,不是琴,是情。
从无名身上,我学到了一些东西,那就是情之所至,竟比姓名、比生命更为重要。所以,我才不会和这“无知”的男人成亲,幸好他也看不上我这黄泉第一美女。毕竟,黄泉只我一个女人。
和无名闲聊时,我突然闻到一股从未有过的香甜味道。循香而去,我从桌下扯出一个小孩。哇,这孩子眉清目秀、满身香甜,光闻闻就让我食指大动。当时我口水横流,忍不住现出本相想吃了他,可赵吏这榆木疙瘩却毫不徇私。我只好去请阳卷,一心祈盼这孩子有志不在年高,年纪轻轻就能恶贯满盈。
此时,一个白眉白发、一身正气的老道破空而来。他说这小孩是他徒弟,因修炼仙法灵魂出体误入黄泉。咳,既是生魂,我只好强忍馋虫,任由赵吏送他离开。
我记得这小孩叫长生。我第一次见他,那香甜味道就让我hold不住自己,我感觉像六百年没吃过东西。
此后十二年,我日日如常地看着世事无常,或喜或悲地摆渡着一拨又一拨灵魂,我的曼殊沙华依旧不开花,我的孟婆汤依旧没一丝甘芳龙珠之有罪。记得阿娘说孟婆汤八泪为引,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盏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盏病中泪、七尺别离泪……可说到第八味汤引,阿娘神色哀伤,说她忘了。但她熬出的汤,喝过的人都说,甜如初恋。
我正沉浸在回忆中,鬼差阿香来了。她是我的闺蜜,也是个大大咧咧的愣货。她本江东郡主,因执念难忘,在此做鬼当差。她说来此追捕一生魂,然后就把自己灌醉,迷迷瞪瞪转身走了。
阿香已走,暗香残留。我按图索骥,竟在桌下瞧见一个青年,其香扑鼻,令我垂涎三尺、呆如木鸡。刚要出门的阿香见我神色奇怪,问我看见什么?我赶紧说我没看见什么好看的小哥哥。唉,瞧我这碎嘴!
没办法,我只好和阿香分享我的新大陆,好在她只想劫个色而已。那么,由她先快活,我再吃个肉!我们一拍即合,可把这小哥哥吓得,他尿裤子前突然说了一句话:“我是长生!”
长生?十二年前的那个香香的小屁孩?我想起来了!不过熟归熟,我还是要下口的。我们正要就地分赃,又来人了。还能是谁?那死板的赵吏!他也认出了长生,不过没有立即送他回去。只是说他要出差很久,有点放不下我,要我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他说以后生魂进出黄泉,一定多加小心。
什么意思?难道赵吏想让长生常来陪我?
赵吏走了。长生说可以常来看我,可我担心自制力不够,忍不住将他吃掉。长生说人间有美味万种,他可以画给我看、说给我听。还有,他捧着曼殊沙华说,有他的精心调理,我300岁生日时,此花必开。
我看着长生,像看一个青梅竹马的朋友,心中欢喜。
长生没有食言,他日日前来,给我一样一样讲人间美味,我像个被一千零一个故事迷住的魔鬼,忍着巨大诱惑听他画饼充饥。冯月平有一次他给我吃自做的樱桃烙,我灵机一动假装各种肚子疼。见他四处寻药,我暗示说,我想吃的东西就是良药。长生明白过来,横眉立目地骂我狗贼,变着法子要吃他。
美食当前,我拼命给自己加戏。终于,长生决定舍生取义。于是,我含着他的手指,一边咂摸一边说:“我不吃你,你生的这样好看,需得日日看着你,才开心。”
此后,我对长生,再没有秘密。他常拿我的阳卷,替我摆渡灵魂。有一次,他问我阴阳卷的故事,我告诉他阳卷只可查询,决人生死的阴卷藏在冥府深处,若将其上姓名划去商超快车道,便可反出轮回,永世长生。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长生,我见他生得好看,闻着香甜,便心里欢喜,他若多来一时,我便多欢喜一时。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听见长生向小鹿打听什么。经我一再追问,长生才吞吞吐吐地告诉我:他来黄泉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寻他的心上人。
长生的心上人叫花凝雪,是他峨眉山的师姐,画像上倾国倾城。长生说我的眼睛有些像她,我呆怔了许久,向长生借了那副画,或许我日日挂着,便也能长得像她。
可我拿了那副画,心里却像压了块大石,一点也欢喜不起来。后来我明白,那是因为我动情了,可长生喜欢的人,不是我。
断情日那天,阿香前来放灯。她又喝多了,问我既然情动,那长生何时娶我?我心里一喜一惊,长生不是冥府中人,他如何能娶我?阿香微微一笑,说只要我心所想,她自有办法。我心里更加悲伤:我是喜欢长生,可长生喜欢的人,并不是我。这份情,莫非和阿香一样,有缘无份?
断情日之后,一连三十天,长生都没有出现。我发现人只要尝过甜头,就再也吃不下苦周广龙。我等得曼殊沙华都开了,长生还不来。
情断之后,万难回头。阿香给我端来碗孟婆汤,劝我忘了长生,和赵吏结婚算了。我俩都不老不死、万载长存的,也算是门当户对。
提到赵吏,我心更加难受,我都好久没想他了。经过这段时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长生,看见他我便好开心,看不见他我便好难过,即便再也见不到他,我也舍不得忘了他。
我的泪掉入碗里,突然间五彩缤纷、异香扑鼻。我那六百年熬不出的孟婆汤,竟然成了!我顿时明悟,孟婆汤第八味药引,便是一个孟婆的伤心泪。阿娘不肯说出,她是不想让我伤心。
是的,真心喜欢一个人,就会成为神经病。我病了,都下不了床。阿香知道长生才是医我的良药马世嫒,她日日守在黄泉入口,终于逮着机会,将要来不来的长生抓到了我面前。
长生说因他师父病重,所以才不能前来看我。我展颜欢笑,病痛立消。他见我颜容憔悴、不肯进食,非要将身子献给我吃。我强忍馋虫说:“若我吃了你,便不能再见到你,若你愿意再来瞧我,我就便忍着吃些恶鬼,若不能日日来谭蓓蓓,一月一次亦可,若还不行,一年一次,亦可。”可长生的意思是,春宵苦短,有些事须得只争朝夕。说着话,他竟先脱为敬……
事毕,阿香逼长生娶我。我担心长生为难,可他却一脸喜色,说愿意和我长相厮守,只叹自己是凡人,不能常驻黄泉与我为伴。阿香拍着胸脯说,只要我们两情相悦,剩下的事由她来办。原来冥府早有孟婆出嫁的先例,而我就是这么来的。可奇怪的是,阿娘竟不肯告诉我,我一直以为,我是她淘宝时,卖家送的。
得知有办法永不分离,我和长生喜不自胜。他说成婚后我们会出双入对。若我想去人间,他便带我去看花开花落,游遍万里山河;若我嫌此地荒芜,他便将曼殊沙华植满黄泉,送给我八百里花海,天上人间,唯此一处。
我心里感动,有种想为他而死的冲动。他为我种花海,我便将阿娘留给我的凤头钗送给了他。
所幸事无变故,终于捱到焃鴠日,也就是我出嫁之时。之所以将婚期定在这天,是长生说他的恩师要来观礼。唯有焃鴠日阴阳交互,生魂方可入黄泉。
焃鴠日?!我又想起了赵吏。他托人送来了厚礼,这个我曾以为要嫁他的男人,我的婚礼,他没有来。
时辰已到,该来的,终归没有来。阿香为我们主持婚礼,她从冥府带来了阴卷。此乃黄泉至宝,掌生死轮回,唯孟婆出嫁之日,才可请至黄泉。迎娶孟婆者,即为黄泉驸马,需以朱笔于卷上,勾其名讳抹其生死,方可跳出轮回,与孟婆长相厮守。黄泉之内,万载长春。
鬼差奉上阴卷,长生手握朱笔,却磨磨唧唧、一脸犹豫。我的心顿时一紧,其实,我早已知道……
就在这时,一声呼喝破空而来、四壁回荡——“我来迟了!”
来的自然是长生的师父,他打着呵呵,连声说恭喜长生、贺喜孟婆。我记得他叫陈拾。
我没有理这老道,只是定定望着长生,我问他为何今日格外不同,身上全无香甜的味道。我瞅着,心中一点也不觉欢喜?
长生忽然鬼魅一笑,挥手在阴卷点出自己的名字,朱笔一划,两笔勾销。我随大家定睛观瞧,那被勾去的名字赫然是——花凝雪。
阿香一见,顿时大怒,一狼牙棒拍去,长生化为烟雾逃至远处。再看他时,已变幻成一位美女,白衣如雪、峨眉如岱、目若秋水,竟然是我那常挂在屋里的画中人。
是花凝雪,也是长生苦苦寻觅心上人!她对我说长生不会来了。我悲伤地看着她头上的凤钗,问这可是长生送的?她骄娇一笑,说长生非要她戴着,其实她倒不喜欢。
那是我的钗!是阿娘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我给了长生,长生却又送给了她,可她竟说,不喜欢!
花凝雪就这样继续伤我,她说她并非魂魄,一年前她身患恶疾、无药可医,长生急的不行,就来孟婆庄骗取阴阳卷,好勾去她的名字,延续她的寿命。
原来如此!我心如刀割,无法动弹。阿香受不了这个气,挥手命鬼差将花凝雪拿下,拘在冥府,万世受苦。
又是拘在冥府,又是万世受苦!我强忍心疼,叫住阿香说,“长生费了这番力气,原是要和她长相厮守。既如此,便遂了他的愿吧。”
阿香又骂我憨。唉,憨就憨吧,长生是我的如意郎君。如意郎君,需得我真心喜欢,惟愿他好,他好时我便开心,我好他不好时,我不开心,只要他好,我好或不好我都开心,那方是真心喜欢,方是真心悦爱一人,我看长生便是如此,他哄我也罢、骗我也好,我只要他开心。他若开心,我便开心。
花凝雪既已勾去名字,就由她离去吧,只要长生喜欢就行。我看着花凝雪的眼睛,狡黠灵动,确实和我这憨货的大不一样,或许,长生喜欢这样的女子吧。
我向花凝雪讨要阴卷,她竟然不还。这还了得!她疯了吗?阴卷可是冥府至宝,是轮回规则啊,她竟要据为己有?
此事天大,阿香也不敢有失,她亲自出手来擒花凝雪。这时,一旁看热闹的老道陈拾出手了,他偷袭了阿香,手一挥就把她送出了孟婆庄,手再一合,又把我们挡在了庄内。
此乃黄泉,冥府主场,这老道寻死不成?却见陈拾毫不慌乱,转瞬间祭出一把黄澄澄的宝剑,剑光如扇,阳气逼人,竟是桃木剑!
桃木,鬼怵木也。桃木剑,专克阴魂鬼差。陈拾剑气所指,可怜众多鬼差魂飞魄散。我终于大怒,率剩余鬼差一起围攻这老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殴,陈拾渐渐不敌,终于被我折断桃木剑,打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阿香劝我吃了这恶人,我觉得有理,现出蟒身,正待一口吞下,这老道突然说了一句话,顿时让我目瞪口呆,僵立当场。
他说的是:“三七,我是你的生父啊!”
陈拾表情诚实,三言两语就说明了事情真相。原来,这一切都是他设的局。他就是我六百年前的生父,我之所以叫三七,就是他拾字的分拆。当年他和我阿娘相爱,说好一起在黄泉厮守,但事到临头,他又舍不下人间的百媚千红。名字勾了一半,他就落荒而逃。如今他知道自己命不久长,便派长生前来骗取阴卷。其实,真正想长生的,是他。
长生以为自己是个骗子,其实他只是个棋子。这老道所言非虚,今早我在阴卷上真的没找到长生的名字。长生确实非人,他是陈拾用一窍精魂捏土化形,养出的魂魄。
但我还是不想让长生死。所以,当陈拾拿长生的本命泥人威胁我时,我认了。我为他挡住了阿香马丽芬。
我等正在纠缠,突然间天地变色,无数剑光破空而来,瞬间洞穿了大部分的鬼差,包括我在内。
我终于悲哀地想起,今天是焃鴠日,生人可入黄泉。这陈拾放出风去,说阴阳卷就在孟婆庄,得之便可长生。于是,人间的剑仙,都来了。
剑仙们蜂拥而至,开始剿杀我喜宴上的鬼差。而陈拾,他用泥人要挟住我,得意洋洋地显摆自己的牛逼。原来,我之所以愚昧,是因为我丢了一窍精魂。那便是给我的父亲,给这陈拾盗走的。而我丢的精魂,便做成了长生。所以我才会闻他便觉香甜,所以我必定会喜欢他,因为我俩本为一体。
呜呼,虎毒尚不食子,他为了长生,竟能狠心盗走他女儿的一窍精魂,天下竟有这样的父亲!
我心一片悲凉,周遭杀声震天,我都充耳不闻。地府终于也得知消息,十万阴兵陆续杀到。陈拾见势不妙,竟然狠毒地指着我说,阴阳卷就在我手上,抓住孟婆,便可长生。一时间,剑仙如闻着味儿的苍蝇,纷纷向我扑来。
哀莫大于心死,我望着身上伤我的桃木剑,索性放弃了抵抗。阿香凄厉地呼喝鬼差都来保护我医考路,可剑仙太多了,个个都像打了鸡血。转瞬间,保护我的鬼差都死了,小鹿也被一刀斩杀。阿香,为了救我,被一支桃木剑洞穿心胸。她哀伤地向我笑了笑,灰飞湮灭。就连我的曼殊沙华,我养了三百年、刚刚盛开的曼殊沙华,也被摔落尘埃,踩为泥土。
我欲哭无泪地看着这一切,心想快点结束吧,快让我死去吧。恍惚之间,我仿佛看见了长生,他手持阴卷,勇猛地穿越战场向我跑来,一如往常在阳光下向我跑来的样子,满脸喜悦。
很好,出现幻觉,我就要死了。
可桃木剑是杀不死孟婆的。我再次醒来,听见长生义正辞严地质问他的同门:“你们是修行之人,自诩剑仙,名门正派,怎能背弃天理,行此强盗之事?竟然如此伤害一个女人?她是我的妻子,我便拼死也要护她周全。”
我有心无力、睁不开眼,但却在心里,笑得甜蜜。
长生当然无法说服那些鬼迷心窍的同门,到头来还被捅了几刀。所幸他并不是人,所以不会死。剑仙们又用我来威胁长生,长生怕我再受伤,还是将阴卷给了他们。最后,我看见陈拾老道杀了个回马枪,毫无意外地坑死自己的门徒,抢走阴卷,冲天而去。
长生将我放下,抱着我哽哽咽咽,泣不成声。他说自己误听师言,酿成大错。如今只有将他的一窍精魂还我,让我成为真正的孟婆,才能夺回阴卷。而他,将和我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这才是我的长生,这才是我的如意郎君。我闻着香甜白银组合,听着更觉香甜。我心里笑得开心,都流出了眼泪。
长生和我两手相握,要将他的一窍精魂过渡给我。这个傻瓜,七窍精魂,我六你一,我哪能劫贫济富,再要你的呢?
我凝聚心神、暗运法力,将收到的一窍精魂又渡还给长生。我又多给了些,除了还他的一窍,我再渡给他五窍。从此,七窍精魂,他六我一,我再失无可失。
事出突然,长生吓傻了,着急地问我在做什么?我摸着他的脸,微微一笑,很倾城。五窍离体,心迷智失。我再控制不住自己,瞬间变身为蟒,凭着本能,我见着白衣剑仙就吞。一路杀至云端,见一老道手持阴卷正要逃离,我二话没说,一口将其吞下。于是,这个世界,清净了。
大战既平,我在云海遨游,突听一群鬼差大声唤我“孟婆三七,孟婆三七……”对了第一拽妃,我是孟婆啊。我盘旋落地,吐出了体内的阴卷。鬼差核实无误后,转身对一白衣男子大声宣判:“这厮欺骗孟婆,盗取阴卷,妄想长生。将其打入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这丫谁呀,敢骗孟婆?我逼近白衣男子,这味道,让我感觉好是亲切。这时,他对我说:“三七,下辈子做个人,我再来寻你,不会再骗你了。”
他果然骗了我!我张口向他怒吼,打算将他吞掉,他却闭上眼睛,一脸平静。这甘心情愿的模样!我那一窍精魂瞬间开了窍,我想起了所有的前尘旧事——他是长生,是我的如意郎君!
我转头吼退鬼差,将长生扔到背上拔地而起赵梓淇。冥界既不能容长生,我便将他送到人间去,还是那句话——只要他好,我便开心。
后来啊……,容我再想想,前世的记忆,我有些记不清了。
后来,长生逃出了黄泉。冥王震怒,号令三界,缉拿长生。我虽有赵吏的护持,却也说不动冥王收回成命。思前想后,我决定向赵吏借一点血,他眼一瞪,问我还想吃他不成?我无力地笑了笑,他就伸出了手,并把匕首给我。这傻子,他还是不记得自己是阿罗汉,世上唯有阿罗汗的血可杀孟婆。
于是,金光加身,我就这样死了肖琇丹。魂飞魄散之际,我讲了两句话。第一句,我请赵吏转告冥王:“我今日赴死,所有罪责由我一人担下,冥界不得追杀长生。”
第二句,是赵吏问我,“值得吗?”我想起了无名,笑了笑说:“值得!”
……
我死之后,孟婆庄就已荒废,从此,这八百里黄泉,再无孟婆。
再后来,长生回来了,他成了地仙。赵吏告诉他,因为我的遗言,冥府对他再不追究。长生就在那荒芜的孟婆庄住了下来,他没有忘记对我的承诺,日日培育曼殊沙华。奈何这花是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见。
一千年以后,曼殊沙华开满黄泉,朵朵鲜妍至极。我也经过千年轮回,终于回到了黄泉,秋风吹起画面,一切宛若初见。我告诉长生,“不做孟婆之后,我去了人间。我是你头顶的云,是你耳畔的风,是你涉过潮来潮去,是你眼中烂漫山花,亦是你行过的万里山河。此刻,我亦在你眼中,你亲手所植八百里曼殊沙华,每一株,都是我。”
故事讲完了。你相信人有灵魂吗?花开两生面,人生佛魔间。终有一日,你会行过黄泉,得见八百里红花,珠珠情根深种。见长生之前,我不知情为何物;见他之后,更不知情为何物。情之所钟者,不惧生,不惧死,不惧分离。世间万物,唯情不死,即为长生。
素se文艺 邀您一起写字
投稿微信:451040563

扫上方二维码关注 素se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