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lol贝拉某些女人一说话啊,脸上就全是婊里婊气-国风馆

2018-09-02 全部文章 46 ℃
某些女人一说话啊,脸上就全是婊里婊气-国风馆

01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礼部尚书孟鸿中之女孟南柯娴熟大方、品貌出众,太后与朕闻之甚悦。与皇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汝许配皇子为侧妃。”
闻此,孟南柯一惊,没想到这是一纸赐婚诏书,更没想到,她堂堂礼部尚书嫡长女居然只能为人侧妃!
而同样对后事惊讶的还有孟鸿中和萧夫人。
“孟大人,恭喜啊!”张公公一边把圣旨交于孟鸿中手上,一边说道。
嫡长女做人妾室,何喜之有?
孟鸿中脸色不太好,却是不得不接下圣旨。
萧夫人将腰间装银两的荷包扯下,赔笑着塞到张公公手中,问道:“公公可否和我们说说这事儿的原尾?我们家南柯怎么就只能为侧妃呢?”
张公公掂量掂量了荷包的重量,似乎不太满意。
萧夫人眼尖,自是注意到了方才张公公掂钱的动作,笑着再把手腕上的和田玉镯脱落放到他手中。
张公公眼见玉镯送来,笑了笑超级灵气,松口道:“这都是皇子殿下的意思,圣上也本欲给令千金皇子正妃之位,只是殿下偏偏不许,非说自己早年爱慕过一个姑娘,并和她有相守之约,他的正妃之位,只为她而留,圣上也是没法,这才委屈了令千金。”
孟鸿中和萧夫人眉心紧锁,露出担忧之色。
张公公见此,急着道:“大人和夫人放心,皇子的心上之人福薄,早已入了九泉,令千金嫁过去董春雨,名为侧妃,实则与正妃无异。”
听了这番,孟鸿中和萧夫人才松了口气,而孟南柯一直怔在后方,明面上愣愣的,心里却是在翻江倒海。
圣旨宣完,张公公自然要赶着回宫复命,在孟鸿中和萧夫人去送公公的时候,孟南柯转身进了后院,回到自己卧房,孟瑶光跟着她。
孟南柯一进卧房就瘫坐在了床上,左手微微轻抚戴在右手手腕上的冰花芙蓉玉镯。
那是公子送她的定情信物,哪怕对方已经婚娶,她也未曾舍得摘下。
孟瑶光挨着她坐下,小心翼翼地问道:“阿姐,你会嫁吗?”
她会嫁吗?她敢不嫁吗!
那可是圣上赐婚,若是不嫁,是想眼睁睁看着孟府遭殃吗!
孟南柯微微颔了颔首,孟瑶光见了,撇撇嘴,面露疑问。
“阿姐以前不是常对瑶光说嫁人定要嫁给心爱之人,那个皇子与阿姐从未谋面,肯定不是阿姐心仪的啊!”
孟南柯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玉镯,苦笑道:“阿姐心仪的公子已经另娶,眼下,嫁给谁都无所谓了。”
“瑶光。”孟南柯唤道,以此转移话题,“想听故事吗?”
孟瑶光尚小,孟鸿中和萧夫人的家教甚严,终日被关在府中,无聊至极就最爱靠听故事打发时间。
这也是她之所以会那样喜欢孟南柯的原因,毕竟在将军府长大的孟南柯多有出府的机会,一肚子市井故事,每次都能把她逗乐。
“想!”孟瑶光不假思索就答道,全然忘了自己阿姐还沉浸在被赐婚的神伤当中。
孟南柯笑着,摸了摸孟瑶光的头。“阿姐今天就给你讲讲我和那个公子的故事。”
“他是御史大夫顾大人的小公子,名唤信之,我和他的相遇全是因为三年前的丞相府设宴……”
三年前,王定远升任丞相,在府设宴,孟南柯随外祖母前去道贺。
十四岁的她好玩好动,可是受不了长辈们打着官腔的无聊谈话,趁外祖母不注意,就独自跑离会客正厅,一路乱窜到了后花园。
丞相府的后花园甚是别致,百花盛放,池中锦鲤畅游。
孟南柯正玩水玩的起劲,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细碎踩踏枯叶的声音,闻此,她急忙回头,只见一个青衣少年正在转身准备离开。
“你也是来丞相府赴宴的?”孟南柯边问边起身,向他走去。
青衣少年将身子半侧,点了点头,又欲要离开。
孟南柯已然行至他面前,一只手拉住了他:“急着走干什么,正厅里面那样无聊,还不如和我一起留在这里玩,等用膳之时,自然会有丫鬟来唤我们。”
少年最后是被一个老奴唤走的,临走之前,孟南柯问他名字,他迟钝片刻后,道:“我只是御史大夫小公子的一个小书童,小姐不必知道我姓氏名谁。”
话毕,便和老奴离开。
小书童?小书童可以身着锦衣绸缎?
孟南柯自是不信他这番言辞,心想他说不定就是御史大夫的小公子。
过几日,孟南柯得外祖母恩准出府游玩,便径直去了御史大夫的府邸李华手机报价,想去找青衣少年。
却被告知并无此人,但因此和御史大夫真正的小公子顾信之相识。
顾信之也是性情中人,初见孟南柯便被她出众的容貌和灵动的气质吸引,多次相邀出游。
几多结伴而行之后,也让孟南柯交付了一颗真心。
只是生在世家贵族太多生不由己,顾信之自小就和大理寺少卿独女定下婚约。
他也想过反抗,带孟南柯一走了之,奈何母亲以死相逼,他不得不娶。
故事讲完,孟瑶光显得比孟南柯还惆怅一分,蹙眉低头,还嘟着小嘴儿,像是在思考什么,半晌才开口道:
“那阿姐可曾后悔欢喜过顾信之?”
孟南柯嘴角扯出一抹笑意:“爱过即是不悔。”
话毕,缓缓将手上玉镯脱落,起身将其放进木制雕花首饰盒里。
她也要另嫁了,有些人黎坚惠,该放下了。
02
一月后,良辰吉日到。
皇子婚宴,何其热闹,帝后亲临,文武百官无不到场。
虽说孟南柯只被册封为皇子侧妃,但圣上考虑到孟府和将军府的地位,婚礼一一全是正妃待遇。
一系列繁文缛节过后,孟南柯被珠儿和赵嬷嬷搀扶进了后院,端坐床前,静待郎君。
珠儿和赵嬷嬷也按规矩退下,偌大的卧房,只剩她一人。
喜帕盖头,让她视线被阻,目光所及的只有自己的正红裙摆,好是无趣。
小窗未掩,夜风袭来,她也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本欲叫珠儿进屋来合上小窗,奈何唤了几声都未闻回应查文斌,索性自己前去关罢。
随即起身,走了几步,总觉头上喜帕太过碍事,想着反正现在也无人看见,直接扯了喜帕,方可快步向小窗方向走去。
谁知玉手刚触碰到小窗,“咔嚓”一声传来,屋门被打开了。
孟南柯心上一颤,唯恐是教导礼数的赵嬷嬷,那样的话,见到她自摘喜帕免不得又是说一通“这不合规矩”的责备了。
还好屋门和她所站的小窗处有雕花玄关相隔,来人的视线一时间还注意不到她。
说是迟,那是快,不待来人进屋的脚步声多响,孟南柯迅速从窗边窜回床沿。
刚快跑到床前,伸手要去拿那张喜帕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自己垂地的裙摆,只听“啪”的一声,她摔到了地上。
这时,镶着金边的黑靴已然停到了她的面前,随即,嘲讽的男声传来。
“礼部尚书就是这样教女儿礼仪的吗?”
孟南柯听得是男声,便猜着说话之人正是自己的夫君,皇子君燃。
只是他那样凌冽又不削的语气让孟南柯觉得很不舒服,他明显对她没什么好感。
也是,所娶之人不是心上所爱,能给几分好脸色?
孟南柯也不指望君燃能有君子风范将她搀扶起来,自己强忍着膝盖着地带来的疼痛爬起来,一面整理着摔脏的衣裙,一面回道:
“皇子殿下的礼仪学得也不见得有多好,起码的君子风范都没有。”
她孟南柯素来不是吃哑巴亏的主,管你对方是谁。
君燃一时没有接话,只用一双如鹰一般的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孟南柯把衣裙整理好了,才抬头,对上的是君燃一张英俊却盖满阴霾的脸。
瞬时,莫名的熟悉感所之传来,这不是……
三年前在丞相府遇到的青衣少年!
孟南柯善于记人容貌,即使过去三载,眼前的君燃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而是褪去青涩,眉眼尽显成熟稳重,但她自认决不会认错。
想到这里,一抹笑容不由的出现在了孟南柯脸上,轻松说道:“是你啊?我们三年前见过呢!”
君燃却是面露疑色,心想这个孟南柯在搞什么鬼,冰冷的声音传出:“可是我没见过你。”
话毕,衣袖一拂,转身踏过玄关,坐到那边的木凳上。
孟南柯提着下裙,小跑过去:“怎么会?就是在丞相府的后花园,我们还一起玩过水,你还骗我说你是御史大夫小公子的小书童。”
君燃冷哼一声,瞥着她:“君颜就是这样教你跟我套近乎的?”
君颜?颜公主?君燃的龙凤胎妹妹?教她套近乎?
孟南柯被问得有些懵,“殿下什么意思?”
君燃起身,邪魅又诡异的笑容挂在脸上,修长的手指沿着她脸部轮廓细细划过,直至下颚处,狠狠挑起,戏谑的声音响起:
“君颜亲自选出来的人还真是不一样,好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尤其是这一双眼睛,明澈得真像未经世事一般。”
孟南柯这才明白,君燃对她的厌恶绝不单单只是因为她不是他的心上人,而是把她当成了颜公主故意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钟蒙修。
其实不怪君燃多虑,她早就听说她之所以会被赐给君燃做侧妃,都是颜公主向皇上举荐的,而且,她的家族和颜公主的关系本来就是非凡。
颜公主早一年就嫁给了她的大表哥方承泽,也就是她舅舅方大将军的长子王茜麟,加之她的后娘萧夫人善于交际,这两年和颜公主走得尤其近。
回想这些,再一瞧君燃的态度,孟南柯自己都不得不怀疑她这场婚姻或许自始至终就是被人操作,自己无端做了他人的棋子。
孟南柯的脑子有些乱,注意力分散,以至于君燃松开了自己的下颚都没什么感觉,直至回过神来,见到君燃的前脚已经跨出屋门了。
下意识的大叫一声:“君燃!”
君燃倒也停下了脚步,像三年前一样半侧着身子,只是此时的他目光中透着的是凌凌寒光,全然不似三年前一样清澈。
趁他顿步的时候,孟南柯快步上前,抓住他的衣袖:“合卺酒还未饮,你不能走!”
她堂堂尚书府嫡长女屈身做侧妃,这本成了盛京城的笑柄,要是再传出新婚当夜,合卺酒未饮新郎就走了,她的颜面何在,孟府的颜面何在!
君燃冷笑,“怎么?怕传到君颜那里去,你不好交差?”
句句君颜,把她想成居心叵测之人,让她立马就恼了。
“君燃,或许真如你所想,我嫁给你是颜公主故意的安排,但是我至今都不知道她用意何在,也没有接受过她的任何指示,你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也知道你对我嫁入皇子府很不满,但请你搞清楚,这场婚姻当中我也是被迫的,要不是皇命难违,我孟南柯断然不会嫁给一个陌路人!”
闻此,君燃未有回话,只是目光依然寒冷,像是在判断她所出之言几分真几分假。
孟南柯也不躲闪,直直和他对视着,反正她句句如实,心不愧,何须躲?
良久,君燃扯下她拽着自己衣袖的手伊茂森,向屋内走去,端起桌上盛满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离开。
孟南柯立于屋门前,望着那一抹渐行渐远的红色,苦笑扯在嘴角,那就是她的夫,她的余生?
进屋,一口饮下另一杯酒,本是上好甘酿,喝着却是苦涩无比。
这桩婚姻,掺和太多勾心斗角,她孟南柯受得起吗?
翌日清晨,阳光初洒。
孟南柯早早的就在珠儿和赵嬷嬷的伺候下穿戴整齐。
按规矩,这新婚第一天,她该前往皇宫拜见皇后和君燃的生母荣莲,敬一杯新媳妇茶。
妆罢,孟南柯便被珠儿搀扶着出皇子府,府门前一辆辇车正在待她。
刚踏出府门,就见辇车前侧站着一位身着暗灰侍卫服的男子,手握长剑,显得英气逼人。
男子余光瞟到了孟南柯,迎了过来,拱手作礼道:“参见娘娘张陈平。”
孟南柯右手轻抬,示意他免礼。
虽说他所穿是侍卫常服,但那深邃入海底的双眼,总让孟南柯觉得他所非常人,不禁一问:“你是?”
男子的声音中气十足:“回禀娘娘,卑职乃皇子殿下的贴身侍卫林记怀,殿下本该陪娘娘一同入宫,奈何皇上急招,不得不先行一步,便让卑职留下来护送娘娘。”
皇上急招?
呵!恐怕是他君燃不愿同我一道入宫罢了。
孟南柯心里跟明镜似的,表面却是装着糊涂,道一句“我知道了”后便上了辇车。
03
自君燃认祖归宗之后,他的生母荣莲便由荣嫔升为荣妃,赐居临沂宫。
临沂宫之大之华美,仅次于皇后的未央宫。
可见这后宫之中有个儿子是多么重要,真真是母凭子贵。
只是,这硕大的寝殿于荣妃来说,不过多是摆设,眼下的她卧病在床,目光所能及的也不过只是床前景物。
孟南柯自是在荣妃卧房的床上见到她的,不比皇后的雍容华贵,荣妃早已被病痛折磨得面色惨淡,只剩苍老。
对于自己的生母,君燃倒是没那么多礼数,不过轻声问候一句便坐在她的床前魔怀网,从宫女手中接过汤药,亲自喂服lol贝拉。
作为儿媳的孟南柯自然不可那般随意,恭敬福身,唤一声:“母妃。”
这是荣妃第一次见到孟南柯,自是多打量了几下,不像皇后妙语连珠的夸赞一番,只用着虚弱的声音说道:
“真是个好孩子,来,到母妃身边来。”
说着,也不管君燃的喂药,伸手去招孟南柯,这时,一阵明快的女声从屋门处传来陈惠儿。
“母妃这里好是热闹,颜儿真是来对了!”
几人循声望去,只见笑得如沐春风的颜公主朝他们走来。
公主身着一件月白拽地长裙,外罩镶金银丝绣富贵牡丹的席地宫纱,妖娆的容颜,娥眉淡扫,降唇轻点,世间美人不过如此。
孟南柯余光瞥了一眼君燃,虽仍是镇定自若,但可以看出他的脸色比先前沉重了两分。
其实孟南柯觉得这对龙凤胎兄妹并没有多少相像的地方,除了那一对眼睛。
两人的眼睛都透着一种深不见底,让人,看不透……
荣妃见到女儿,嘴角上扬的弧度不禁加大了些,“都是嫁做人妇的人了,还这么喜欢凑热闹。”
颜公主已经走至荣妃床前,还是先按礼数向她母妃福了福身,再言:
“嫁做人妇又怎么样,在母妃这里,我依然还是可以撒娇放肆的小女儿,皇兄,你说是不是?”
说罢,颜公主一双明眸直直的望向君燃,等他的回应,可是君燃却是冷目直视前方,并没有要回她话的意思。
荣妃见了,急忙为两兄妹做调和,转移话题道:“瞧你这个丫头,越发不懂规矩了,皇嫂在这儿,还没拜见呢!”
颜公主这才像才知道孟南柯的存在一般,笑着赔罪:“哎呀!我就是见到母妃一时高兴拟态催眠,不禁忽略了其他,还请皇嫂莫要怪罪。”
孟南柯微微笑着:“公主多虑了,我不是小气之人。”
世事还真是多变,前两天,颜公主还是孟南柯的表嫂,孟南柯见到她还该恭敬唤一声嫂子,而眼下,那个称呼反而成了对方唤自己的了。
素闻颜公主嘴上功夫了得,就像抹了蜜一样,都说她之所以会在众公主之中脱颖而出,成为皇上最疼爱的女儿,全凭那一张巧嘴儿。
孟南柯眼下见到颜公主如何逗乐荣妃才不由深感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相比之下,君燃简直就像个哑巴了。
他们真的是一母所生?还是龙凤胎环箍蛇?
孟南柯不禁再次怀疑。
颜公主和荣妃说笑一会儿后,忽然对孟南柯说:“皇嫂想必是第一次进宫吧,肯定不曾见过父皇的御花园,由我带你去逛逛,怎么样?”
颜公主以前就是孟南柯的表嫂,虽然不熟,但也了解她的为人,张振朗知道她不是这般殷勤之人,便猜着她这番相邀,肯定不会纯粹。
再一想昨夜君燃所说的话,抱着要去看看颜公主到底是不是真把自己当棋子的想法应道:
“好啊!那就有劳公主带路了。”
御花园很大,够装得下盛京城内的寻常大人府邸了,眼下春意盎然,园中奇花无数,都在竞相开着。
不过,孟南柯却无心欣赏,她从踏进这皇家园林中就感觉到了一股子熟悉,本是从未来过,却对这里的布局异常了然。
想了一想,猛的发现这座御花园的布局和丞相府的后花园如出一辙,只有规模和所种之花不一样罢了。
孟南柯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丞相府的后花园仿造皇宫御花园,丞相王定远的居心何在啊!
常闻这个王丞相狂妄不羁,有铁血手腕,不然也不可能在短短十年时间就从一个毫不起眼的八品芝麻官爬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之位。
都说他胆大如虎,真没想到这胆子大得居然敢仿造皇家建筑,这分明就是在挑战天子权威!
“怎么样?这御花园的景色没让皇嫂失望吧!”颜公主开口打断了孟南柯的思索。
她急忙定住心神,轻声应道:“皇家园林,自是非同凡响的。”
颜公主笑意更甚,拉起孟南柯的手:“皇嫂且跟我来,那边有一片桃林,花开正盛,我带皇嫂去赏赏。”
没等孟南柯的回应,拉着她就往前走,还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侧的宫人。
孟南柯先是不知那个眼神的意思,走了几步就懂了,那是颜公主叫她们别跟来了。
桃林地处御花园最北边缘,果林之地,甚是寂静,很适合谈点儿私密之事。
孟南柯没有猜错,才进桃林,桃花都还没有来得及多看两眼,颜公主就忍不住开口了:“皇嫂,颜儿有个不情之请。”
“公主言重了,但说无妨。”
孟南柯早有心里准备,也知道该来的迟早都会来,还不如早早的就知道这个君颜到底想搞什么鬼。
颜公主手握娟帕,掩唇一笑黄亚虎,故作轻松地道:“嗨呀,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想叫皇嫂多多留心一下皇兄的动向,顺便随时知会我一声。”
闻此,孟南柯面色一沉,心想昨晚君燃所言果真不错,她颜公主当真是想让自己成为她的眼线。
长在世家贵族的孟南柯自是见过不少勾心斗角,别的不说,就是在将军府中,舅母和几位姨娘的争斗她就看了不少,知道这种时候自己表现得越自然越能站得上风。
自己不乱,而让对方先乱,方可不战而胜。
颜公主本是故意在此停顿,等着看孟南柯如何回应,奈何对方却跟没听见一样,半句话都没有,只用一双看似明澈却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睛盯着她薛方全。
颜公主只好继续说道:“皇嫂别误会啊!你也知道,皇兄自小被养在宫外,对宫中的规矩和父皇的脾性所知甚少,我怕他万一那天做了点儿出格的事儿,会惹父皇不高兴。”
“若有皇嫂你能把他的动向知会我一声,我也好对他所做之事进行判断,要是有不合规矩的缪双大,也好提醒他不要再做了!”
好冠冕堂皇的理由,好一副关切兄长的样子,当她孟南柯的傻子吗!
心里不由冷笑了好几声,面上却是带着敷衍的笑容。
“公主当真考虑周到,你放心,皇嫂定会按照你说的做,毕竟我们都是为了殿下好!”
颜公主一听,脸上立马就绽放了璀璨的笑容,上前凑了凑,拉住孟南柯的手,说道:“皇嫂真是明事理之人。”
微风习过,桃树左右摇晃,淡粉花瓣随风飘落,径直飘向了桃林另一侧。
那里有这片桃林的老人,一棵在此生长了数十年,粗壮无比的桃树,树后正有一位男子。
男子面无表情,但双眼微眯,透着寒意。
这会儿,又转身离去。
那边的孟南柯和颜公主自然不知刚刚所言全被第三人听了个清楚。
孟南柯把被颜公主握住的双手轻轻抽出来,转向一边假意伸手去够一枝桃花,一面送一朵正艳的花朵到鼻子前闻闻,一面漫不经心地问道:“公主可对下棋感兴趣?”
突然的转移话题,颜公主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有些愣:“还算喜欢,我的棋艺是父皇所教,自认得他真传。”
孟南柯放开那一枝桃花,转身看着颜公主:“怪不得公主喜欢把人当做棋子。”
闻此,颜公主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冷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孟南柯却是一笑:“公主如此聪慧,我什么意思公主难道不知道吗裴翠云?”
“我不知道我何德何能塔城黑歌,承蒙公主高看,选我做你的棋子,但我只想告诉你,我孟南柯决不受人摆布!”
“你……你不要不识好歹!”
颜公主气得咬牙切齿,“你不要以为嫁给了君燃,将来就可以母仪天下,你不要忘了,是谁让你嫁给他的,我能让你坐上这个位子,也能把你撤下来!”
现下放狠话的君颜简直和先前的乖顺公主判若两人,孟南柯也终于看清了她的真面目。
“把我撤下来?我求之不得!”孟南柯说完便转身欲走。
嫁给自己不爱之人,还被误会别有用心,这样的夫君,这样的婚姻,她还真是只求结束。
颜公主气得小脸都红了,咬着牙,吼道:“孟南柯,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孟南柯大步向前,她知道自己要是做了这一枚棋子,才是会后悔,因为那样就是一生的被人所掌控,她孟南柯是决不愿被任何人利用。
君燃依然没有等她一同出宫,就连林记怀都不在了,听车夫阿才说,他是被气冲冲的君燃带走的。
孟南柯也不在意,没有君燃的辇车,她坐着还随意些。
回到皇子府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辰,膳食早已备好,只待她去吃便好。
同珠儿和赵嬷嬷一起向饭堂走去,途中,路过了君燃的书房。
只见房门半掩,透过门缝,看到了君燃还坐在里面,赵嬷嬷见此,说道:“殿下还未用午膳,娘娘进房唤他一同去吧。”
赵嬷嬷这是在为主子俩制造同路的机会。
孟南柯犹豫了一下,想着还是算了吧,君燃对她如仇敌一般魔法内衣,她可不愿意去做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事。
“殿下肯定还在忙公务,我就不去打扰他了。”
对赵嬷嬷说罢,便想继续往前走杨怡车震门,谁知,君燃的声音却是响起:“侧妃是在看我正在做些什么,好去向君颜汇报吗!”
又是这种话!
孟南柯可是受不了,直接推门而入,站在原地就开始吼:“你凭什么张口闭口就说我是颜公主的眼线!证据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