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m1301第244期 小说散文版 北方潮-北方潮文学艺术微刊

2018-01-22 全部文章 62 ℃
第244期 小说散文版 北方潮-北方潮文学艺术微刊驴拳

《北方潮》刊发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书法、摄影等各类文学艺术作品。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ypcw126@126.com
导读:
本期二版
第一版 小说散文版
第二版 诗歌艺术版


作家:赵秀环
清明祭
赵秀环(河北)
4月1日,星期日,我回老家烧纸董涛说车。大哥不在世了,二哥有事,弟弟去了西安,所以烧纸的任务就落到了我们姐妹身上。由于清明烧纸还要上坟(就是往坟上增添新土),所以除了两个姐姐,我和妹妹以外,还增加了两个姐夫,一个侄子,两个儿子,老二媳妇和两周岁的小孙子泽泽,共11个人。
男的添土,女的烧纸。只有泽泽是个闲人,一会儿目不转睛地看烧纸,一会儿又聚精会神地欣赏梨花,一会儿又专心致志地拔小草,又采野花又捡木棍,看到蝴蝶就去跑着追赶……
我们家的坟,自西往东,是老爷爷老奶奶的,爷爷奶奶的,父母的,大哥的。老爷爷老奶奶往上就不知道了。
我们村的坟,全部集中在梨园来了,原先在大田的坟也都迁移了。我们家也不例外,爷爷过世后就葬在梨园了。
父亲是个唯物主义者,从来不上坟,却跟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章馨月。抗日战争年代我家的锅台就是我们村第一个家庭地道口,有个墓穴就是地道的出口之一。父亲走后我们才开始烧纸,祖上的坟我们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所以老爷爷老奶奶的坟是个空坟。

我们先给老爷爷老奶奶、爷爷奶奶烧纸,再就是父母和大哥了。
给父母的钱多些,衣服,吃的,用的,大房子,汽车,司机……我还仿做了两张纸币,上面写着,亿亿亿元……我的意思是花不清的钱。凡是想到的都有了,别看这些都是一种表面现象,可做着做着就投入了,给父母跪的时间长些。千篇一律,老一套,边烧纸边给父母说话:爹娘收钱吧,给你送钱来了,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吧,可千万不要细着自己了,吃好的吧穿好的吧,别过苦日子了……
说着说着,爹娘辛苦劳作的身影就出现了拉夫德尔,父亲匆匆的脚步,母亲繁忙的身姿,活灵活现地展现在大家面前……
情至深处大家就不约而同地流下眼泪。爹娘在我们心里就是神仙,大家都默默地许愿。许愿都是闭上眼睛默默无语地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或想实现的远大理想让父母保佑去实现。别看还挺灵验的,每每许愿都能够如愿。
其实我们兄弟姐妹都不迷信,为什么许的愿都能够如愿呢?那是大家努力的结果呗!
清明时节,梨园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梨花洁白无瑕,一片花海连着天际,枝繁叶茂,小鸟叽叽喳喳地筑巢,蝴蝶五彩缤纷,翩翩起舞;野草野花也都冒了出来,崭新的世界,花团锦簇,昂首闭上眼睛,春风送来阵阵清香,无不让人陶醉,让人心旷神怡……
我们村东西南三面被梨园包围,北面与后彭头相连。梨园是天然的大氧吧。我们村人杰地灵,人才辈出,战争年代父母双亲投入革命,一心用生命救国,为这块风水宝地做出了丰厚的贡献金民律!解放后,著名画家赵志田,作家赵贵辰为弘扬民族文化挥洒着青春笔墨,展示着自己的才华力量!
我们村原来的学校,座落村南,南邻就是一大片梨园。小时候,每每自由背诵课文,我们就跑到梨树地里,坐在树杈上,大声去朗读。记忆犹新的是: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太阳就是毛主席,照的大地红彤彤……
有句谚语:三月里清明花不开,二月里清明花开败(指的是阴历),所以清明季节我们村的梨花有时盛开;有时还是花蕾状态m1301,露出白白的花苞,很是诱人。每每这个时候,人们常常在花枝浓密的地方剪枝,剪下来的花枝拿回家去,放到玻璃瓶里,灌上水,花在屋里绽放,满屋子里清香,花开好长时日,屋里也久久留香。

有时梨花已经开败,飘飘洒洒的花瓣堪称梨花雨,甚是好看,给大地铺上了洁白的地毯。
春游的男女老少,红男绿女有的捧起花瓣来闻香,有的捡起来,拿回家做花肥,还有的躺在花上,双臂张开,有的抱着小狗林希微,有的趴着,情侣搂着,小孩撒着欢,用各种姿势拍照,真是一种享受啊!
现在人们都过上了神仙般的花天酒地的生活,不知道是否还记得为保住这片土地舍命做出贡献的人?是否还记得那些为保住这块土地而英勇就义的先烈们?
小时候每每清明节,老师都组织我们给烈士扫墓。我们村的烈士碑矗立在村中心路东侧的庙台上。我们自制花圈,用柳枝编成辫子,打成圈,弄来一些剪下的花枝插在柳圈上。有时是盛开的鲜花,有时是含苞未放的花蕾,有时是把散落的花瓣捡起来用浆糊粘贴在白纸上,还有自己制作的花朵,用白纸剪方,然后在四边中间剪成相连接的四瓣,再用筷子把每瓣卷起来,用两个手指相对一推,抽出筷子,就是一片打皱的花瓣了。这样几片一粘贴就是一朵漂亮的花了。既经济又实惠,然后我们带上花圈,戴上红领巾,拿上扫帚,笤帚,铁锹和抹布,集合排队迈着整齐的步伐,唱着东方红,去给烈士扫墓。
到了烈士碑先给烈士们致敬鞠躬默哀,由老师讲解毛主席的伟大安居乐业造句。……校旗,红领巾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然后开始扫墓,打扫庙台,擦墓碑,给大柏树松土。就是我们村有名的千年古柏。当时我们不知道哪棵大柏树是千年古柏,只知道树木繁枝叶茂,神圣的矗立在烈士碑旁,应该好好保护。
后来我高中毕业成为一名民办教师,每每清明节,就带领学生们去庙台扫墓,祭拜那些为人民为国家捐躯的先烈们。
我对墓穴有着特殊的感情,因为我家的地道出口之一就是墓穴。
我们村的村东,原第三生产队的路南的那片坟墓,山岸秀匡大约占地十几亩多,地势较高,比大田要高出一米左右的样子。这块地种着很多的树木,有杨树、柳树、梨树、枣树等。这一片坟地的周围就是大田。在这片坟的中央偏西的位置有一个墓穴,从外观看跟其它坟没什么两样,一个大土疙瘩坟,坟上长满了各种杂草,朝东有一个能钻出人的圆洞。从圆洞里能清晰地看到里面,不太深,地层中心有明显的地道口塌陷,周围用蓝色砖一圈圈的一直垒到坟顶。坟壁上有几个砖厚度的小方口,这就是通往我家地道的出口了。小时候母亲在这个墓穴边栽种鬼子姜,母亲给我说这个墓穴不是用来埋死人的,他是活人出入的地方。
战争年代打击日本鬼子,掩护党的干部,开展党的工作,这个地道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父亲是我们村第一名共产党员,他组建了第一个前彭头、后彭头合二为一的党支部,并担任第一任党支部书记。母亲是我们村第一名女共产党员,第一任妇联会主任。那时的干部不但不挣钱槟城鬼王,而且所干的工作是很危险的,要是让日本抓到了是要杀头的。为了保密工作,地下工作者们都是通过地道出口进出我的家,八年抗战如一日,不分白天深夜,马不停蹄。一是接收上级的指示和枪支弹药,二是把收到的党的指示和一大部分的枪支弹药送到另一个据点后儒林,三是执行党的指示,并根据当时情况商量对策。我家是我们这一带抗击日本的一个据点,我家的土坯炕沿是父亲和他的战友们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场。
父母常提到的人,本村赵声海(烈士),本村赵声宏(烈士),外村石瑞生,董树理,刘喜峰,曹玉珍(烈士),刘朝莆(烈士),谢士民等。他们都是这一带抗击曰本侵略者的先锋和主力。他们有的为国捐躯了,把一腔热血献给了人民,有的活到了新中国。八年抗战,活着的人岂止是九死一生啊?
据父亲说,在那个年代与日本周旋每时每刻都有牺牲的危险。那时抗日干部们常在我家开会,母亲是唯一的哨兵。一般鬼子伪军白天来是抢粮食,晚上来,多是抓嫌疑人来了。
一次深夜,区干部们在我家开会,会议结束后,睡在我家。母亲不能睡,母亲的任务就是保护区干部们的人身安全啊!
鬼子伪军来了,先是听到狗的狂叫声,接着就是由远到近的脚步声,母亲赶紧唤醒他们钻地道,母亲把两个孩子同他们的衣服一并扔进地道。母亲最后从西墙的厕所里跳墙脱身,随后就听到鬼子撞开我家的门子了,好险啊!要是被敌人抓到还能有命?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
顺便说一下,我有一个二哥名叫小秋,经常给大人一起钻地道,地道很潮湿,长了一身的疥疮。马于有个医生,给了点洗药,谁知却要了二哥的命!洗后身上很快结痂并很快脱落,毒气归内,结束了一个幼小的生命。二哥呀,是战乱害了你呀,如果你生在新中国,就会像我们一样,背上小书包,迎着朝阳,高高兴兴的去上学。
后来四岁的大哥也帮着母亲做哨兵,大哥的任务是在院子门口刨土,有陌生人来了,就大声喊:娘(意思是报信),好像晋州八岁的小烈士郭傻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呀!
一天上午区干部们正在我家开会,大哥在院子门口刨土,他刚放下铁铲去厕所解手,随后一个日本鬼子端着手枪追赶着一只鸡进了我家的院子,大哥见状大喊:娘!娘!鬼子见大哥大声喊叫,就警惕的盯住了我家的屋门赵世永。母亲马上出来随手关上了门,小日本一看示意母亲把门打开,母亲故意说:开门干什么?我这正要出去,找点吃的,我家没有粮食。
那小日本还是示意母亲把门打开,母亲再拖延时间:屋里什么也没有。鬼子用枪口戳开了我家的门,他定睛看了看没看到什么,他正要进屋的时候,外面有鬼子的吆喝声,他赶紧走了,好险啊!
父亲他们就在屋里,事情这么突然,根本来不急脱身。等鬼子又返回来时,父亲他们已经钻地道走了,鬼子什么都没找到,把家里仅有的一袋小米掂走了。大哥见状急了,跑过去给鬼子抢,鬼子一脚把大哥踢出老远,把大哥的头磕了一个大窟窿,流了一地的血。母亲赶紧过去把大哥抱在怀里……
日本鬼子无恶不作,草菅人命,哪个村里没有被无辜活埋的?无辜杀头的?还有的把女子逼上岗楼(当妓女),有时把女子的衣服扒去,严冬季节,冻的咯嘚咯嘚打着哆嗦,逼迫说出粮食藏在哪里?
一年初秋,为了更好储藏粮食,我家的地道又通了两家,一是赵小活家,一是赵小堂家。父亲他们已是挖了好几个晚上了,这不还没派上用场。敌人来了,清晨父亲刚把洞口的新土清扫干净,就听到鸡飞狗叫的乱成一团,他马上进地道告诉正在干活的区干部曹玉珍和刘朝甫,同时从赵小活家传来鬼子的喊叫声,疑是赵小活家的地道口可能被发现了。于是他们赶紧把能堵的地道口全部堵死了,然后从其他地道口脱身。不出所料,鬼子从赵小活家的柴草里找粮食,发现了他家墙根的地道口,指使伪军下去查看,我们两家的地道接口还没弄好,顺藤摸瓜到了我家,鬼子看到母亲格外亲热,一反常态,说要大大的赏赐母亲,只要母亲说出地道里藏了什么人?男人干什么去了?皇军就大大地有赏,说给母亲好多好多的钱,享不清的荣华富贵。母亲说父亲去外地扛活去了,并一口咬定地道是用来放粮食白菜的。鬼子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便恼羞成怒,凶相毕露,把我家的锅台砸了,地道也给破坏了,把屋里所有的衣服被褥箱子柜子全部扔到柴火垛里,点燃,要烧死母亲和两个孩子,乡亲们见状纷纷冒死担保讲情,说我父亲外出干活了,地道是用来放粮放菜的……这时村外传来枪声,鬼子们才撤退了,他们可能也相信了,这么短的地道能干什么?
一天上午,区干部石瑞生,曹玉珍,刘朝甫,谢士民正在我家开会 。与此同时有个叫焦同柱的人组织人们在沧石路(现在的307国道)截打了鬼子的汽车,钻进路南的庄稼地里逃跑了。我们前、后彭头正是307国道路南的地方,鬼子们猛扑到我们村子里来了,顿时鸡飞狗跳,枪声大作,乱作一团。父亲他们马上散会,因地道被鬼子破坏还没修好,只能在村子里突围了。曹玉珍、刘朝甫、谢士民他们三人向村东南方向跑去,石瑞生向村西方向钻了树林子,父亲钻进村南梨园旁边的谷子地里。父亲被巡逻的鬼子发现了,鬼子放了两枪,因离的远没打住,父亲爬在谷子地里不动了,鬼子哪能善罢甘休,骑着战马往谷子地里乱趟,战马就贴着父亲的身子过去了,危险不?
父亲就这样脱险了,石瑞生也脱险了,谢士民扒着井绳,顶着水斗子到井里也脱险了,曹玉珍被活捉了,有汉奸说他不是我们村里的人,鬼子便叫他供出同伙,免他一死,他一口咬定是路过我村的,宁死不屈,被鬼子开枪打死。
刘朝甫被活捉,鬼子用同样的方法叫他供出同伙,免他一死。他说没有什么同伙,自己是过路的。宁死不屈被鬼子用刺刀开膛破肚挑死了。
烈士的血流淌在我们前彭头村的土地上……我每每想起来,心里都格外难受,不仅仅他们是我的叔叔伯伯,更重要的是他们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牺牲的。多年以后父亲提起当年的事一脸哀思,眼泪汪汪地就从眼角处流了出来,母亲也是热泪盈眶,激动不已。
化悲痛为力量,按父亲的话说:鬼子不死,老百姓的人头落地是早晚的事。父亲他们重新启用地道,放弃鬼子破坏的那一段地道,另在我家的土坯炕上重新挖了一个地洞,跟鬼子没有发现的地道相连接。还经常在鬼子活动的地方打埋伏,多种形式打击鬼子。

冬季的一天,获悉敌人次日要来抢粮,父亲他们马上召开会议,并专程去后儒林据点把会议的想法告诉了大家。得到同志们的赞同和增援,这天晚上,父亲他们组织老百姓们转移粮食,撤离村庄。
父亲,赵声堂、石瑞生、谢士民、董树理、刘喜峰,还有后儒林的一位同志,共7个人,每人手枪一把,子弹上膛,轮流值班,美美的睡了一夜。次日天还不亮他们就都埋伏在我家的那个地道出口——墓穴里了。等了一段时间村里传来了狗叫声,鬼子来了。叫他们折腾去吧,反正村里人去粮空了,鬼子挨家挨户翻箱倒柜什么也没找到。大约过了两个时辰,村南这边出现了鬼子,父亲他们把准备好的一只羊弄出来引他们,一个鬼子看到了,开始放枪,父亲他们就把羊隐蔽到了坟后,十几个鬼子像一窝蜂猛扑过来。父亲他们有的在墓穴里,有的在坟墓后面,他们憋足了勇气和力量!给战友们报仇的时刻终于来到了!鬼子们越来越近,大家都等待发布命令!董树理示意父亲是时候了,打!父亲大喊一声,顿时枪声大作,大家就等着这一声呢,他们勇敢的向着鬼子射击,鬼子应声倒地,打的他们鬼哭狼嚎,死的死,残的残,活着的撒腿就跑,追!大家以一当十,奋勇杀敌,鬼子没跑多远就都趴下了。数了数12名鬼子全歼,我方只有一点皮肉擦伤。缴获了鬼子l2杆枪。取得了以少胜多的胜利!缴获了鬼子的武器,打击了鬼子们的嚣张气焰!战友们呀,你们地下有知,含笑九泉吧!
打击鬼子的战斗空前高涨,各村都在打埋伏,尤其是秋季,钻进庄稼地里,敌人在明处,我方在暗处,打的鬼子无处躲藏天生拳霸,防不胜防,老百姓们纷纷拿起武器来作战李宝敏!当时最流行的一首歌就是:小米加步枪打的鬼子回老乡,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我们村赵小活、赵小堂、赵小拴、魏群等好多进步青年们都参加了打鬼子的阵营,经常和父亲他们一起去南辛庄破坏鬼子的铁道!去马于和南白滩摸鬼子的岗楼!母亲她们女同志们也经常去南辛庄破坏鬼子的铁道。抗日战争真可谓是全民皆兵啊!
我在吕家庄教书时,一个叫张金生的老师给我说:我认识你父亲,在吕家庄发动群众打日本,讲话讲的可好了,冬天里他穿的少,人们怕他冷,拿出被子来给他披上,你父亲披着被子讲话。张金生还说,乱找你父亲报名,男的女的都有,一提打日本,没有不支持的超级练级。抗日气氛空前高涨,鬼子就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举国上下杀声一片,鬼子伤亡惨重,吓的不敢出门,自作孽不可活,终于在1945年8月15日举起双手宣布投降了。可惜的是,我们为之牺牲的先烈们却没有看到这一刻的到来!
举国上下,一派沸腾,热烈庆祝抗日战争取得的胜利!

真没想到,还有一些汉奸特务,残渣余孽们,亡我之心不死,扬言要把父亲和赵声堂两家杀个鸡狗不留。当时父亲在晋县政府工作,很少回家,母亲晚上也很少出门,他们就率先盯上了赵声堂。终于在一天晚上赵声堂出门,被那些丧尽天良的日本汉奸们用铡刀将他杀害了。消息传来,父亲代表政府马不停蹄,连夜破案,次日就把凶手抓捕归案。县政府追认赵声堂为烈士,搭建大戏台搭建大帐篷,为烈士赵声堂送行,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唱了三天三夜的大戏,开追悼大会。杀人犯两人偿命!多人被判刑!赵声堂烈士安息吧, 凶手们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得是多么不容易叶德中啊!是烈士们的鲜血换来的,是成千上万个父母他们那样的人九死一生,浴血奋战换来的!
我们活着的每一个人,永远都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那些为革命牺牲的烈士们,不能忘记像父母他们那样为革命作出贡献的人。
如果没有他们的勇敢和无私无畏的付出,恐怕我们这个国家就是日本的天下了,我们的幸福早被埋葬了。我们要记住历史,永远缅怀他们!
作者简介:
赵秀环,爱好文学,先后在《中国纪检监察报》《石家庄日报》《河北法制报》《河北工人报》等发表作品。


作者:曾苏
一只鞋的故事
曾苏(河南信阳)
吴越争霸,越国战败。
越王勾践成了阶下囚,随后又给吴王夫差当马夫。当马夫的日子真不好过,好几次,勾践都想自行了断,但在文种和范蠡的劝谏之下,只好忍辱负重,以图复国。
吴王宫里,歌舞升平,众人似乎仍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
“越女西施拜见吴王”,那婉转的低语,那映月清泉般的美貌,让吴王顷刻间春心荡漾。他从未见过如此美艳的女子,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从此,亦不再宠爱其他任何一个后宫佳丽。
我是一只鞋子,准确的说,我是一只木屐。我出自范大夫之手,范大夫不仅文武双全,而且是制作木屐的高手。我作为信物被范大夫送给主人西施,而且一直被主人珍藏。
我替主人高兴,因为她得到了吴王的宠幸,这是她的造化。但同时我又有些悲哀,我替主人难过,我看见主人默默流泪,她并不开心,她爱的人是范大夫,不是吴王。
那日,范大夫匆匆而来,急促的说道:“听说吴王欲除掉我主勾践。”主人出神的看着范大夫,一言不发。许久才叫出一个“蠡”字。范大夫又言:“希望西施娘娘多劝劝吴王,越国的安危就系在您一人身上了。”主人沉默了,泪如珠玉,梨花带雨……
“范大夫已经离开了。”侍女轻言。主人半晌才回过神来。
我知道范大夫也深爱着主人,看着他们有情人不成眷属,我心里真不是滋味。他们匆匆相聚,却只能匆匆别离。
星夜,主人出神的望着我,睹物思人。她心里想着范大夫,又回味着相见时的言辞,“只有如此了”,主人自言自语道。
“爱妃,你在看什么呢?”吴王缓缓而来。“原来是一只破木屐啊,寡人命人再造几双新的给你,你看如何?”
唉,吴王怎能知晓主人的心啊,要不是他“横空出世”,主人和范大夫早就双宿双飞了。
主人只是轻语:“臣妾给大王跳支舞,不知可否?”
吴王心中甚喜,手一挥,言之“鼓乐”,主人随乐而舞,舞着舞着,就被身旁的吴王揽于怀中。
“爱妃,你的舞姿真美,人更美,告诉寡人,这是什么舞啊?”吴王一脸醉意。
“大王,这是我们家乡的舞蹈——越舞。”
“明日就建一座馆娃宫,专供你舞。”
“勾践之事……”主人欲言又止。
吴王漫不经心地言道:“爱妃说的是那几个无聊的臣子吧?真是造谣生事!放心好了,保他性命无忧。”
主人松了一口气,总算不负重托。

一晃十年,主人在吴王宫里也相安无事,虽略有寂寞陈乃娴。
万事皆有因果,吴王沉迷酒色,不理朝政,以致国势渐衰,而越主勾践卧薪尝胆,越国上下休养生息,积蓄着反攻的力量,最终一举攻破吴都。吴王兵败被擒。为了斩草除根,以绝后患,勾践立即下令将吴王灭口,毫不心慈手软。
主人带着最心爱的木屐我一路奔波,辗转回到越国。没想到,一入越国,主人竟被扣上“祸水”的罪名,还被几个无知之人推入湖中。当然,我这只破木屐也不能幸免,被人扔入湖里。
只听有人传言说西施是想不开,追随吴王去了旅馆大堂对面。
我气愤,我无语,平静的湖面泛起的涟漪很快就消失了,我沉入湖底,还能做什么呢?替主人平反昭雪吗?我只是一只鞋子啊。何况我还自身难保。
主人为了范大夫,隐忍着自己的一腔真情。
主人为了越国,又甘愿遭受世人的唾骂。
我真替主人惋惜,可我又能怎样呢。
吴越两国的恩恩怨怨,我是一路看过来的。如果当初吴王处死越主勾践,如果主人不被选入吴宫,如果吴王不沉溺于声色犬马,如果不牵涉复国……主人就能和范大夫一起遨游天地、泛舟江湖了。
但历史就是历史,没有太多如果,谁也不能扭转与改变。我也无能为力,因为我不过是一只有故事的鞋子、一只破木屐罢了。
作者简介:
曾苏,河南省信阳市人,2014年毕业于郑州师范学院。现在驻马店市西平县杨庄乡任教。大学期间在校报、文学社期刊上发表过散文、小说数篇,在《河南文学》上发表过《乌江魂》,以此表示对项羽的崇拜与惋惜。在郑州师院校报上发表《横槊赋诗,千古一人》,客观公正地评价了一代枭雄曹操。在星空文学社期刊上发表古风言情小说《一生情缘付流沙》和《三世芳华终归寂》,展现爱情的凄美与无奈。才疏学浅,仍需努力。


作者:史华忠
角色与本色
雷震霆(山西原平)
忆起一九九三年的十二月二十八日,我的心情万分激动。铁路地区和市委组办了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一百周年的文艺汇演。在编排节目中,我试演了周恩来总理。时任铁路地区宣传党委宣传委员侯兴生看到后高兴地说:从形象上和讲话声音中扮相可行,这个节目上!得到侯委员的肯定后就纳入了汇演节目。这一天在市里红旗剧场演出,受到了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一一一
一晃二十五年过去了,在我的心中一直以周恩来总理的本色为楷模,学习周总理那样为人民服务的崇高品质,学习周总理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胸怀,学习周总理那样,为祖国和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伟大精神。我在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中,时时处处以周总理的为人处事来衡量自己,以致于在外表上保持干练,洒脱,旺盛的乐观主义气节。

个人简介
史华忠,笔名雷震霆。生于1957年10月1日玛丽·杜布瓦,中共党员,文科大专,1978年至1989年、1991年至2011年期间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和通讯报道写作。写过剧本、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评论等,曾在地方刊物和铁路刊物及报纸上发表。
总编寄语:
为了培养和发现人才,推广优秀文学作品,我们经过深思熟虑、精心策划推出了大家有用武之地的公众平台——北方潮。
北方潮的宗旨是:
展现山西风采,繁荣北方文化,宣扬地方特色文学;传递生活信息,发现和推广优秀作品;彰显人生理念,诠释正确的人生观;培养优秀人才,激励大家的创作热情;为实现中国梦鼓与呼。
北方潮容纳的内容主要是:北方风貌与地方风土人情故事;对人生价值的探索与典故及外域的优秀作品等等。采用小说、散文、诗歌、游记、美术、摄影等文学艺术形式来反映。欢迎各界文学艺术爱好者关注北方潮、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
来稿请发:ypcw126@126.com
《北方潮》征稿及注意事项
投稿方式:凡创作的小说、诗歌、散文、故事、游记、杂谈、评论、摄影、美术、书法等首发的作品请发至北方潮电子邮箱。同时将个人高清照片和100一150字的简介一并发来。也可添加《北方潮》文学艺术会微信群,通过群里发来。
注意事项:
1.必须是原创作品,严禁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来稿不支付稿酬。
2.请在邮件标题上标明:投稿北方潮。写清文体。稿子的题目下面写上名字。
3.发来的稿件如两个月内未采用,本人可自行处理。
4.打赏金将用于《北方潮》平台维护及《北方潮》编辑运作。
欢迎来稿感谢支持。我们随时热情等待你的到来。
《北方潮》编辑部
总编:侯兴生
主编:王晋东
副主编:蔡咏梅
编辑:史华忠 陈太平 王素娟
投稿信箱:ypcw126@126.com
欢迎关注《北方潮》文化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