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巴图

-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054a型导弹护卫舰晚清外交史上的闹剧——意大利索租三门湾(上)-百科知识

2019-03-03 全部文章 24 ℃
晚清外交史上的闹剧——意大利索租三门湾(上)-百科知识
点击关注“有料有趣又专业”的科普期刊《百科知识》
2018年底,纵贯浙东沿海的世纪工程“三门湾大桥”即将竣工通车,成为我国沿海高速网的又一个标志性工程。“三门湾”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海湾,在晚清时期曾名噪一时,一度掀起了令世界瞩目的外交风波,起因就是意大利蓄意强行索租三门湾事件。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正流亡日本的康有为还兹念不忘三门湾,作有《闻意索三门湾,以兵轮三艘迫浙江,有感》,感慨“凄凉白马市中箫,梦入西湖数六桥。绝好江山谁看取?涛声怒断浙江潮”。拨开迷雾,让我们一起去探寻历史的真相。
浙东明珠——三门湾
三门湾位于浙江省台州市东北部沿海,毗邻宁海、象山、三门三县何艺纱,莅居象山港和台州港之间,是进出浙东沿海的重要门户。三门湾恰巧位于中国东南沿海中心段,地理位置优越,战略地位险要。港湾呈半封闭状,湾口面朝东南,有石浦水道与东海互通,是一个三面环陆的天然良港。

三门湾南北长约40千米,东西宽约60千米,水域面积达2400平方千米,境内水深湾阔,口外有诸多岛礁倚为屏障。据《三门县志》记载,县东北有万金山、白蛇山和狗山,统名“三门山”,三山矗立海旁,形成航门三道,故名“三门湾”。民间还有一种说法,称湾内有白礁、满山、猫头三水道,形似三门,俗称“三门湾”。
三门湾海域开阔,水深约5~10米,万吨巨轮可直抵港湾。湾内千港百湾,岛礁棋布,海岸线曲长,历史上有“海上三门似赫龛,四时潮讯老渔谙;平沙两岸护良港,锁钥波湾镇海南”之誉。清代宁海诗人鲍谦赋诗有《三门湾》:“明州割界忆当年,健跳东关(即石浦)一水连。月落潮平风色好,一帆稳趁夜航船。”
湾东北有大佛头山天和追风膏,独峰岩岫,上圆下细,高出诸山百余米,势若撑天。清代经史学家象山人姜炳璋有诗云:“佛头峰前娟娟月,曾照开元番客船。”三门湾一直以来都是浙江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与商品集散地,与日本、朝鲜以及东南亚诸国有着广泛的商贸往来。唐宋时期,三门湾已成为浙东军事要冲冷宫囚欢。南宋嘉定年间柴嵩岩,设有东门寨,作为海防关卡。元代后,三门湾辟为港口,明清时已成为朝贡贸易的重要水道。

三门湾的建置沿革
三门湾本是东瓯故地,秦汉时期草莽丛生股人计程车,人迹罕至,一片滩涂荒地,行政上隶属会稽郡管辖。西晋太康元年(280),王浚率军平定东吴,从海上跃入三门,感叹此处山清水秀,波澜不惊,乃“真宁海”也。于是,王浚向朝廷上奏,析出临海之北二百户,鄞县之南八百户,置宁海县。唐代时对三门湾的行政区划又进行了较大调整,从岳井洋和西溪岭以东析出象山县。民国初年,又将南田等三岛分设出南田县。1940年,浙江省政府将宁海县西南部的十七乡镇、南田县三岛、临海东北部等5个乡合为一个县大唐谪仙,名叫三门县。至此,三门湾的行政区划大体定型。
三门湾在南宋以前多为蛮荒之地,除驻扎有少量海防军事力量外,本地居民甚少周瑜民。“靖康之变”后,大量北方移民随宋室南迁,加之三门湾海涂增高,良田沃野,才日渐繁荣。然而,山多地少、人烟稠密、沿海滩涂盐碱化等窘境,始终制约着三门湾的农业发展,当地百姓不得不寻求其他谋生方式,渔业、海外贸易等逐步成为三门湾的主要产业。
依山靠海的地理环境,促使三门湾人意欲探求外部世界。据地方志记载,宋元时期,三门湾造就出不少远近闻名的航海家,如郑仁德、陈仁爽、徐仁满、周文德、周弁等。值得一提的是南宋时期的周弁,他不仅巡游槟榔屿(今马来西亚)、爪哇(今印度尼西亚)等地,还是三门湾一带最早的进士。据周恩来的伯父周嵩尧所著《周氏家训》记载,宁海县的周弁还是周氏家族的先祖。

三门湾发生的重大战役
自古以来,三门湾就是东南沿海的军事重镇阿鲁因的请求,历代均驻扎有水师,以拱卫海防。宋末元初,三门湾因元军南下,打破了往日的静谧与祥和。当时,著名爱国将领文天祥与元军在浙东一带激战,为躲避元军锋芒,文天祥率军在三门湾的仙岩港一带避难,凭借当地的复杂地形和礁石涵洞操练水军,以抗元军。入元后,朝廷设东门巡检司,严防海盗和倭寇。至正年间,三门湾屡遭倭寇侵扰,当地百姓在陈性中的带领下起兵抗倭。明初,为了防范倭寇袭扰,明太祖朱元璋委派汤和营建卫所,筑有昌国卫城,后复筑石浦、健跳二所,又设蒲西、石浦巡检司,皆以抗倭。嘉靖四十年(1561),戚继光率领的戚家军平定倭寇的首战,就发生在三门湾的越溪一带。
明末清初之际,张名振、张苍水领导的浙江义军在三门湾的南田一带建立抗清基地。张苍水还以临门、南田为屏障安小乐,联络郑成功共同抗清。顺治十八年(1661),清政府为围剿抗清义军,下达迁海令。从此,沿海三五十里内的居民被迫内迁,房屋、船只尽数拆除,烧毁殆尽,并规定以薛坡村西面的西洋岭为界,居民倘若越界,则格杀勿论。至此刘彩星,繁华的宁海之滨已成无人区,直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朝廷才撤销“海禁”,允许居民迁回。为了加强管理,清政府设立宁波府海防同知,统一署理三门湾政务刘梦珂,署衙位于今天的石浦。
近代以来,随着东南沿海门户洞开,三门湾作为南北航运要冲的位置愈发重要。同治年间,署衙在三门口建有庵山灯塔。光绪二十一年(1895),在北鱼山建成了远东第一大灯塔。三门湾不仅地理位置重要,而且物产丰饶,素有“一年之耕,三年之食,山多林木,海富鱼盐”的美称。三门湾这一浙东明珠,很快成为西方殖民者的垂涎之物。

意大利侵华的缘起
晚清时期,随着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的惨败,帝国主义列强掀起了一场瓜分中国的狂潮。英、法、俄、日等国逐步蚕食中国,也诱发了意大利的侵略本性,开始将魔爪伸入中国。当时,意大利尚处于撒丁王国统治时期。为打开中国市场,意大利通过各种外交形式,向中国炫耀其为基督教正统和罗马文明的发源地,是欧洲文明的源头。
1861年,意大利政界的铁腕人物加富尔统一意大利全境,建立了意大利王国,其本人出任首相一职。在加富尔的带领下,意大利开始走上了殖民扩张的道路,中国很快成为他关注的重点。为此,他首先任命自己的私人好友、英国商人霍格为意大利驻上海领事。1866年,意大利政府委派海军中校维多里奥·阿明江率领使团出访中国铃木一郎。阿明江抵达中国后,妄图威逼清政府与其订立通商协定。可笑的是,囿于意大利外交经验不足,访华时竟未带上本国使团的中文翻译,为此不得不求助于法国领事。
清政府对意大利的国力一无所知,眼见法国从中斡旋、襄助谈判,遂遵照“利益均沾”的原则,钱今凡一并核准通商所请。10月26日,总理衙门大臣谭廷襄、三口通商大臣崇厚与阿明江代表中意双方在北京签署《中意通商条约》,涉及通商、关税、外交、传教、游历、领事裁判权、片面最惠国待遇等55项内容,054a型导弹护卫舰意大利由此开启侵略中国的帷幕。

尽管中意两国已建交,但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之间的政治与经贸关系并未有长足进展。直至甲午战争后,意大利看清了清政府软弱可欺,加速了其侵略中国的野心。随着德、俄、英、法等国先后在中国强占租借地、划分势力范围,意大利也不甘示弱,向清政府提出了租借领土的诉求。
相较于英、法、德等欧洲强国,意大利的军事力量要弱小很多。1896年,意大利侵略北非的埃塞俄比亚,竟然被非洲土著部落打得一败涂地。这一败绩很快成为欧洲各国的政治笑话,难怪德国首相俾斯麦也蔑视道:“意大利满嘴蛀牙,却胃口极大。”尽管意大利在非洲遭受挫败,但其始终未放弃侵略本性,准备将枪口对准东方。意大利政要顽固地认为,欧洲强国均向中国施加压力,从不同方向进行入侵,意大利作为罗马帝国的继承者,曾经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殖民者,决不会在这一“辉煌政绩”中甘愿落后。
1896年,当鲁迪尼内阁执政时欢喜佛薄情赋,意大利明确向中国试探,索求一块租借地作为海军基地。但这一过于乐观的主张,很快遭致意大利驻北京公使萨尔瓦葛的力阻,他认为时机尚不成熟,待机会成熟时尝试或许更好。不久,德国强占胶州湾行动大获成功,萨尔瓦葛眼看欧洲强国并未反对德国的侵略行径,于是立即向意大利政府建议,向清政府正式提出照会,要求在东南沿海谋求一个租借地。
收悉萨尔瓦葛电报后,意大利立即派遣一艘大型巡洋舰,即“马可·波罗”号直抵中国。这个以曾经到访中国的意大利旅行家命名的巡洋舰,如今却成为侵略者的代名词。巡洋舰抵达中国后,宣称是为了加强和保护意大利在长江流域的利益,而真实的任务则是勘察中国沿海的港湾和海岸线,目标主要聚集在浙江的宁波、三门湾以及南海的三沙。然而没过多久,随着鲁迪尼内阁的垮台,这一行动很快就草草收场了。

周旋各国谋求索租权
1898年,佩卢内阁开始在意大利执政。不久,新内阁决定向清政府提出索租东南沿海一处港口作为租借地。经过反复讨论,最终将目标锁定为浙东沿海的三门湾。意大利此举一出,很快引起欧洲强国的瞩目。对于意大利此举,各国反应各不相同。
英国作为头号侵华强国,对意大利的主张表示支持,但先决条件是不能对中国施以武力,不能将三门湾的租借权转予他国。英国之所以如此考虑,是顾及浙江沿海宁可被弱势的意大利所窃有,也不能拱手让与法、日等强国,况且仅凭意大利的军事力量,尚不足以威胁英国在长江流域的利益,同时还可借此离间意大利与法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打破欧洲大陆各国的政治平衡,可谓一举三得。
法国闻讯后,本欲阻扰,但考虑英国已占据长江中下游一带,为免引起外交冲突,遂欣然同意,并借机向清政府提出索租广州湾。德国唯恐此举会破坏欧洲大陆各国关系,引发新一轮的殖民利益争端,从而使英国坐收渔翁之力,遂婉言劝告意大利放弃。美国本着“门户开放”的对华政策,对意大利此举并未表态。俄国此刻正与德国蓄意瓜分波兰,因此与德国立场保持一致,表示反对。日本正觊觎福建的厦门港,为避免卷入政治外交漩涡,遂表示默许。
意大利则蓄势待发,积极筹措,妄图通过一系列的外交活动,赢得列强在舆论上的支持。不久,德国出于长期霸占胶州湾的野心,对意大利强租三门湾表示支持。
(未完待续)